笔趣堂-热门小说导航

她堂堂一等军医,竟然穿越了。 而且还穿越到一个废柴身上,她绝地反击,竟然发现原主灵脉体质的秘密,并与原主冤魂交流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头部广告位(手机)

冰山王爷快投降

主角: 墨珺颜, 陌夜泠
字数: 805,001
状态: 已完结 共 407 章

她堂堂一等军医,竟然穿越了。 而且还穿越到一个废柴身上,她绝地反击,竟然发现原主灵脉体质的秘密,并与原主冤魂交流。 既来之,则安之,墨珺颜决意替原主报仇。 本来恣意潇洒的人生,却被一个冷冰块绊住了脚。 “本小姐天生脾气大,不好惹,王爷最好懂得自重!” “正好,我天生会治,脾气大。” “……”

 
第1章 废物
 
 
 
 
 

“砰——”

剧烈的声响响彻整个山谷,随之而来的,是少女撕心裂肺的叫喊。

“珺颜,不—”

迅速下坠的珺颜看着悬崖边上泪流满面的少女,浅浅地勾起一抹几不可闻的微笑。

“泩,如果我的死能让你放下仇恨,不再做只会杀人的冷血机器,那么,我也就心甘情愿了。”

语毕,安详地闭上眼。

痛。

撕心裂肺地痛。

大脑剧烈的疼痛让游离了好久的混沌意识开始恢复一丝清明。

浑浑噩噩之间,她仿佛听到两个稚嫩却充满鄙夷的声音。

“呵,这个废物命可真大,石头砸了脑袋了还不死。”

“可不是么,她可是怀胎十一月生下来的怪物。”

“二夫人也真是的,一个废物直接找个理由推下河淹死就好了,居然还让我们亲自动手。”

“就是就是,真是脏了我的手,一会一定要好好洗洗。”

废物,怪胎,脏?

居然有人敢说她是废物?

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费力地睁开眼睛,转动沉痛的脑袋,向声源处看去。

入眼的,是两个一大一小,长相普通的丫鬟。

“哟,我们的小废材终于舍得醒啦。”小的丫鬟见墨珺颜醒着,忙尖酸地嘲讽起来。

大的丫鬟闻言,也刻薄地开口:“啧,你可别这么说,再怎么说她也是我们的二小姐,小心传出去玷污了我们丞相府的名声。”

她话是这样说,可是脸上厌恶和轻嘲却是怎么也掩盖不掉。

“行了,一会姨娘就要来收尸了,再弄不死她我们都得遭殃,直接弄死好交差。”

说着,大丫鬟嫌弃地挥了挥手,随手轮起旁边的木棍,劈向墨珺颜。

见状,墨珺颜眼底闪过一丝寒芒,依着本性想躲开,却不料这时,大脑蓦地一阵剧痛,使她无法动弹,只能生生地吃下这一棍子。

这丫鬟看着瘦弱娇小,力气却出奇的大,一棍下来生生砸得墨珺颜眼冒金星。

于是脆弱不堪的身体再也经受不住折磨,陷入了昏迷。

混沌间,她感觉有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向她的脑海。

这座大陆是中国历史上没有的云初大陆,有实力均衡的四个国家:东泽国,西双国,南盛国,北炎国。以及一些大漠国家和部落。

这是一个以习武修炼为尊的大陆,谁实力强谁就是王,而修炼的实力又以赤橙黄绿青蓝紫来区分,每个颜色又分为初,中,高,破四个部分。

然而很不幸的是,她这副身体的主人则是南盛国丞相的废材嫡女,一个怀胎十一月才生下来的不受宠的小姐。

废物?

墨珺颜怎么也不相信,她一代军医骄子,落个悬崖以后竟然穿越成了一个废材。

真是……笑话。

想着,墨珺颜再次坠入无边的黑暗中。

“你不是说人已经死透了吗?怎么还有呼吸?”慵懒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厌恶传递到墨珺颜耳边。

随后,又是一道诚惶诚恐的声音。

“回姨娘,这废物流了这么多血,刚刚小菅又补了她一棍子,看她没了动静,我们想着肯定是死透了,谁曾想……谁曾想她居然还活着。”

 
 
第2章 找死
 
 
 
 
 

“是嘛?”妖艳的少妇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指甲上殷红的丹蔻,将目光移向跪倒在地战栗不已的丫鬟。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园子里。

下一秒,丫鬟的脸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无比清晰的红手印,映衬着她尚且白皙的脸显得十分突兀。

少妇嫌恶地擦了擦打过耳光的那只手,眼色阴狠地看着地上大气也不敢踹的丫鬟。

“来人,将这个胆敢糊弄本夫人的小贱人拉下去,扔到奴房。”

奴房?

听见这两个字,丫鬟狠狠地打了个战栗,再也顾不得其他,“扑通—”一声双膝跪地,止不住地往地上磕头求饶。

“姨娘饶命,姨娘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姨娘饶命啊。”

奴房是专门惩罚不懂事的下人的地方,每天做最脏最累的活,拿最低的工钱,吃最难吃的饭菜,活得连猪狗都不如。

而少妇却对丫鬟的求饶置若罔闻,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施与她,由着侍卫把崩溃尖叫的丫鬟拖下去。

少妇微微转动脑袋,将目光移向墨珺颜。

“小杂种,快给本夫人起来。”

说着,她伸出脚狠狠地踢向地上的墨珺颜。

因为察觉到身体的疼痛,大脑恢复一丝清明的墨珺颜努力地睁开酸涩地眼皮。

眼底一片嗜血的寒芒闪过,危险的讯息带着冰霜袭向众人。

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金牌军医,何时受过今天这般屈辱?

勉力动了动眩晕的脑袋,她手扶着地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墨珺颜冰冷的凤眸扫了扫眼前这个长相妩媚的女人。

根据原主的记忆来看,这就是那个时常欺她辱她她的苏姨娘了。

很好,一个姨娘居然敢欺负到她一个小姐头上。

真是……找死。

“你有种,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不含任何温度的语调,嘴角妖娆的笑,以及殷红地鲜血,这所有一切映衬起来,让墨珺颜仿佛置身于地狱间的恶魔。

她虽是笑着,却如同索命的修罗一般。

绕是冷静如苏姨娘,看着这样的墨珺颜也忍不住打了个战栗。

不过只是一瞬间的愣怔,下一刻,苏姨娘稳住了身形,怒诉道:“小贱人,你说什么?”

她猛地转过身去,冲着还愣在原地的家丁婆子吼道:“你们都杵在哪干嘛?还不动手?还要本夫人亲自请?”

这时,被墨珺颜那一笑唬得不轻地众家丁方才惊醒过来。

真是见了鬼了,他们一向木纳呆滞的二小姐居然释放出这么强大的气场,把他们吓得不轻。

这简直比白日见鬼更让人难以置信。

回过神来,众家丁看了看站在一旁淡定的苏姨娘。

主子都不怕,奴才还怕个毛啊,一个小小的废材小姐,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

想着,他们便不再犹豫,几个家丁抄起旁边的武器,便横眉怒目得朝头重脚轻的墨珺颜走去。

墨珺颜看着肆无忌惮地向她走来的家丁,微微有些心凉。

原主好歹也是一个家族的嫡女,就算再怎么废材,再怎么不受宠,也轮不到一个妾来欺负。

 
 
第3章 打狗还要看主人
 
 
 
 
 

放任自己的亲生女儿不管,任由她被欺压凌辱,虎毒都不食子,他这样做,真真是让原主伤透了心。

不过……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原主的仇她自然要替她报,那些曾经欺辱过原主的人她要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用力抿了抿唇,勾起一抹讽刺至极的冷笑,既如此,就休怪她墨珺颜无情无义。

沉吟之间,一块砖头夹杂着厉风向她砸来。

虽然感受到了危险的讯息,但墨珺颜却仍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砖头。

一秒……两秒……三秒……

随着时间的推移,围观的家丁婆子都忍不住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

看这力道,这一砖下去,就算不死也得被砸成傻逼。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大局将定的时候—

突变,骤现!

“砰—”

一声锐器撞击肉体的巨响回彻在园子里。

待一众人回过神来时,眼底的幸灾乐祸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不可置信的震惊。

谁也没看清墨珺颜到底什么时候出的手,只是在巨响过后,那攻击墨珺颜的家丁已经瘫倒在地晕死过去,鲜血流了一地。

而作为凶器的砖头已然粉碎,再也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墨珺颜甩了甩因为用力过度而已经有些酸麻的手腕,如同一个欣赏猎物垂死挣扎的猎人一般,满意地将他们眼底的恐惧尽收眼底。

轻启染血的朱唇,语调冰冷地不带一丝温度:“怎么?还要继续打吗?”

苏姨娘狠狠地咽下一口唾沫,稳了稳不知何时已经发颤的身体,努力让自己的语调看起来不是那么恐慌:“打狗还得看主人,墨珺颜,你好大的胆子,我的人也敢碰!”

“噗嗤—”墨珺颜嘲讽地嗤笑一声,随后,眉眼蓦地凉了下来:“既然如此……”话音未落语调却蓦然凌厉:“今日就给你个机会,到地府上演主仆情深吧。”

说着,不等众人有所反应,随手拽起一根柳条,便向就近的家丁抽去。

那家丁还来不及喊疼,下一秒,墨珺颜揪住他的衣领,同时以一个诡异地不可思议的动作,“咔嚓—”一声,拧断了他的脖子。

家丁当场毙命,滴血未溅。

这一套动作一气呵成,不过短短几息时间,而她却眼睛都未眨一下。

墨珺颜嘴角依旧挂着那抹妖艳的笑,看着此刻战栗不已的苏姨娘。

“我的好姨娘,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自己选个死法吧。”

看着一步一步向她逼近的墨珺颜,苏姨娘狠狠地打了个颤,再也顾不得平时的优雅,连滚带爬的退后几步,努力稳了稳身形,让自己的声音不是那么狼狈。

“墨珺颜,我好歹也是丞相府的女主人,杀了我你也讨不到好处,你人也杀了,下马威也立了,今天你放了我,我绝对不会告诉丞相此事。”

今天本就是来收尸的,谁曾想这个小贱人一醒来变得这生厉害,看哪些家丁婆子,一个个吓得几近晕厥,就是再来十几个也是不够墨珺颜塞牙缝的。

她苏若袅混迹侯门这么多年,自然懂得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第4章 装逼一时爽
 
 
 
 
 

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好汉不吃眼前亏,今天这份屈辱她一一记下了,若有他日必将百倍讨还。

苏姨娘强压下眼底的阴狠恶毒,再抬头时已是一副和蔼可亲弱不禁风的模样。

墨珺颜咬了咬唇,半响,似是同意了般点了点头,一脸赞同:“姨娘这话说得没错,这样下去对谁也没有好处,只不过……”

说到这,墨珺颜顿了下来,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苏姨娘看她这副模样,心里早已咒骂了她千百遍,但面上还是一副理解了然的模样。

“二小姐要什么尽管开口,不必犹豫。”

墨珺颜满意地笑了笑,压下眸中闪过的狡黠:“这十五年来,苏姨娘因为一些误会克扣了我们的月钱,现在误会解开了,也该归还了吧。”

墨珺颜看着苏姨娘有些苍白的脸,继续道:“今天姨娘的婢女因为那些误会将我打伤,总得置办些药材吧?这几年姨娘克扣了我们的银两,我们连体面的衣服都没几件,作为丞相府的嫡女,这样传出去岂不是落人口舌?。”

苏姨娘看着墨珺颜壮似无辜一心为相府着想的样子,表面上还是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但实则内心狠狠地喷了一口血,这么多真金白银,换谁谁不心疼?

努力压下几欲喷博而出的怒火,苏姨娘强笑着:“那二小姐好好休息,姨娘就不打扰你了,这些东西姨娘明天一早就派人送过来。”

说完,不等墨珺颜开口,生怕她反悔似的,连忙指挥下人将尸体收拾好,头也不回地狼狈离去。

而墨珺颜却是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看着苏姨娘匆匆而行的背影。

过了良久,直到确定苏姨娘不会再回来,墨珺颜才放松下来,而早已涌上喉咙的腥甜却再也忍受不住,喷薄而出。

“噗—”

猩红的鲜血滴落在地上,开出了妖艳至极的血花。

墨珺颜勉力撑了撑虚弱至极摇摇欲坠的身子。

不错,她那强大的精神力都是强装出来的,真的她其实早已虚弱地不堪一击,之前那一番打斗已经耗光了这具身体的力量。

刚刚不过是权宜之计,她当然不会傻到杀死苏姨娘,这样那个便宜爹爹肯定不会放过她,她只是这样唬一唬苏姨娘,造成一副鱼死网破的假象。

不过她自然也不会相信苏姨娘方才说的“不将此事告诉侯爷”是真的,依着苏姨娘的性子,一定会将此事添油加醋的说一遍。

想到这,墨珺颜有些发愁,真是装逼一时爽啊,早知道她就只立个下马威得了,干嘛把事闹那么大,给自己添麻烦。

甩了甩脑袋,将这麻烦事放一边,反正桥到船头自然直,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到时候再说吧。

想着,墨珺颜觉得轻松不少,抬手摸了摸额上的以及凝固的鲜血,看来是时候回去好好洗一洗了。

这个小院是丞相府用来堆不要的杂物的,而原主则是被杀她的那两个丫鬟骗来的。

 
 

原文链接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手机)

此文由 笔趣堂-热门小说导航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女频小说 > 穿越重生 » 她堂堂一等军医,竟然穿越了。 而且还穿越到一个废柴身上,她绝地反击,竟然发现原主灵脉体质的秘密,并与原主冤魂交流

感觉不错,很赞哦!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