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堂-热门小说导航

她堂堂一个二十一世纪古武家族司家大小姐,有朝一日居然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古代丞相府嫡女的身上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头部广告位(手机)

相府神医嫡女

主角: 司云锦, 景煜
字数: 995,975
状态: 连载中 共 482 章

她堂堂一个二十一世纪古武家族司家大小姐,有朝一日居然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古代丞相府嫡女的身上! 穿越也就算了,竟然一穿越过来就被黑衣人追杀。路上顺手给个男人解下毒,结果就是被许配的四皇子。 护至亲,除仇人。 金銮殿,斗权谋。 某男:凡是欺负我娘子的,一个都走不了。 某女:凡是跟我夫君过不去的,先问问本小姐的手段。 一个被谋害的相府嫡女,一个不受宠的皇家弃子。 你陪我生死不离,我伴你终登大宝。

 
第1章 穿越
 
 
 
 
 

飞来横祸,防不胜防,说的便是她现在这个状况。

深秋的风微冷,司云锦正在梦中呢喃着让姐姐去关关窗户。可没想到一睁眼就看见一个浑身狼狈的小姑娘正在推搡着她。

天也不知何时黑了,周围全是树木,没有灯光,暗的让人心里发怵。

她不应该在自己的席梦思床上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姐,他们马上就要追上来了!”小姑娘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全是恐惧,使劲推着她,仿佛正在经历着什么恐怖之事。

“他们?”

借着微弱的月光,司云锦看清了她身上沾了血污的衣裳,但却明显不是司云锦熟悉的现代服饰,而是繁琐的绿色古装。

司云锦黛眉轻蹙。

莫非她姐姐恶搞她,将她丢到了某个剧拍摄现场里?

司云锦正准备问她,却没想到此刻后面突然涌出来了一大路黑衣人,那小姑娘见到他们,小脸顿时惨白了下来。

“她在那!”

隔得老远,司云锦就感觉他们杀气腾腾,显然不是什么善茬。

“小姐……快走!”

那小姑娘竟然回头朝那群黑衣人冲了下去,显然是想为她争取逃跑时间。

虽说是演戏,这身临其境的感觉未免过于真实。

脑海中思绪万千,现实中不过一瞬之间。

“杀无赦!”

其中一个人竟然使出飞镖朝她飞了过来,司云锦见状,身形敏捷一闪,然而还是被那飞镖划破了手臂,司云锦吃疼,心中也警惕了起来。

她扭头便朝森林深处跑去,风呼呼的从耳边刮过,周围的树枝划破她的肌肤也不觉得疼。

蓦地,太阳穴处突然隐隐作痛,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

“该死!这是什么情况!”

司云锦敲打着脑袋,半晌后她的双眸也由最开始的疑惑慢慢变成了震惊,最后归为释然。

顿了顿,她呼出一口气,无奈道:“中奖了。”

她堂堂一个二十一世纪古武家族司家大小姐,有朝一日居然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古代丞相府嫡女的身上!

巧的是,此人也与她同名同姓,而且血液也是可解百毒,不过并未有多少人知道,和她一生学医不同,这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从小到大养在深闺,不谙世事。

今日这般情景,便是因为这司云锦与自家姐妹出来游玩,不小心与她们走散后,竟然遭到了一群黑衣人追杀。

虽是偶然走失,她却感觉这事有些蹊跷。

不知跑了多久,司云锦感觉这森林越来越黑了,然而她还没有停息片刻,身后的追杀声又来了。

“快!别让她跑了。”

她喘着粗气,左臂还流着血,脸上也被树枝给划了不少血印,身体也因为剧烈运动浑身颤抖,难受的舒出一口气,司云锦苦笑,“莫非第一天穿越就要挂了?”

脚步虚浮,目光涣散,她并未看清前方道路。

喀嚓!

仿佛是什么东西断掉了。

司云锦只感觉脚下一软,紧接着身子一空,整个人就直直的掉了下去。

这……居然有个大坑!

撕拉!

她的衣服被树枝刮破了。

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而是出乎意料的柔软,司云锦借着那洞口泄下来的月光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幕,更让她惊讶的是她身下居然压了一个男人。

而她的手正扯着他的领口,泄露了一大片春光,此刻二人皆衣衫不整,姿势暧昧,女上男下的姿势让司云锦喉咙有些紧。

男子鼻梁高挺,薄唇紧抿,剑眉星目,皮肤更是比女人还要细腻三分,如今他的嘴唇泛着不正常的苍白,目光不善的望着自己。

“压够了吗?”

男子声音也极为好听,微微带着磁性,像是醇厚的香酒,让人欲罢不能,但若能忽视掉那语气中掺杂的不悦,便是完美了。

司云锦赶紧松开手,目光怯怯地望着他,“抱歉……”

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冷了。

男人睁开眼,眸子里的温度降到了冰点,“你是何人?”

被他一看,司云锦只觉遍体生寒,不由自主往后退了退,却感觉后背微冷,此刻也才醒悟自己的衣服被刮破了,光滑白皙的后背全部裸露在空气中,还能看见几根暧昧的红色小带。

“勾引我的?”景煜淡淡扫了她一眼,虽说眼前的小女人唇红齿白,衣衫凌乱,我见犹怜,但他向来以强大自制力自诩,对她提不起半分兴趣。

此刻他语气中全是毫不掩饰的鄙夷。

“啊?”司云锦微愣,顿悟过来后冷哼一声,“你说我大晚上的跳到这个坑里来勾引你?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

景煜紧抿嘴角,显然不悦她对自己说话的态度。

“既然不是,那便滚吧。”讲话太直接。

这语气着实让人听了心里不舒坦。

司云锦更是不舒坦极了,一觉醒来再加上自己一觉醒来换了个壳子,还被追杀,这心情本就不太美好,如今还被他这样误会……

突然,司云锦附身靠近他,像一个男人调戏良家妇女般勾起了他的下巴,了然一笑道:“小哥儿,你这是中毒了动不了了吧。”学医多年,他的不适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景煜见自己居然被她看出来端倪,这脸色愈发暗沉,眸子里仿佛淬了冰块,沉声道:“放开。”

“动不了了,不就是任我拿捏么?”

司云锦故作媚态,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小手也慢慢摸索着解开了他的衣衫。

“住手,否则他日我定会剁了你的手。”景煜眸色中含了毫不掩饰的杀气。

却不料下一秒司云锦只是扯了他的外衫给自己围上,便起身离开了。

“别误会,我只是有点冷。”司云锦摊摊手,灵动的眸子里全是狡黠,她就是故意的。

景煜此刻心情差到了极点。

司云锦噗通一下笑出了声,这厮可真是一个大冰块,一直冷着脸,也不嫌脸累。

然而更让景煜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半晌后,这个小女人竟然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往自己嘴边送。

殷红的血珠从白嫩的指腹中渗了出来,鲜明的对比让景煜微微一愣,正当他欲开口拒绝之时,那小指却送入了他的嘴里。

血腥的味道在蔓延。

 
 
第2章 赐婚
 
 
 
 
 

“刚刚的事确实是我不对,算是我压了你和拿你衣服的回礼,我帮你解了这毒便是。”司云锦缓了缓脸色,一本正经的看着他道歉。

“我刚刚并非故意作弄你,若非你语气恶劣,我也不会那般。”

看着小女人自言自语,景煜的眸色由之前的鄙夷不屑慢慢转变成了幽暗深邃,感受到体内慢慢恢复的气力,他掩了掩眼帘。

司云锦只感觉指腹一疼,连忙收回自己的手指。

“我好心帮你解毒,你作甚咬我?”

景煜蓦地朝她靠了过来,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动作妖娆勾人,“若非如此,你怎么会收手回来呢?”

司云锦惊骇于他这恐怖的恢复能力,讪讪一笑,“还不是为了你好。”

景煜见她眸色坦荡清澈,不像是对他有所企图的模样,思忖片刻后出声道:“那便多谢姑娘出手相救了。”

“小事情小事情,你先起开。”

司云锦见二人姿势实在暧昧,伸手欲推开他,不曾想暗处一枯枝勾了她衣带,她一抬手,这衣衫便随之下滑。

“诶!”司云锦惊呼。

目光所触,肤如凝脂,肌如白雪。

景煜连忙别开头,将身子远离了她。

司云锦将自己残破的衣裳勉强穿好,耳尖发烫,心中也对这坐怀不乱的景煜多了几分好奇。

据她所知,这丞相嫡女司云锦虽然养在深闺很少抛头露面,但其却生的如嫩荷般国色天香,乃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这景煜竟连正眼也不赏她一个。

不知是天性冷淡,还是她不对他胃。

“今日之事,希望姑娘严守口风,否则坏了姑娘的清誉,在下就担待不起了。”

“我也没有想让你担待什么,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

景煜暗觉她识相,“如此甚好。”

二人扯开了距离,一时之间就没了下文。

这个坑极深,约摸着有两个司云锦那般高,如今二人又受了伤,自然是不能爬出去的,还好现在是夏夜,在这荒郊野外露宿一晚倒也不必担心感染风寒。

“不知姑娘为何会深夜误落到此处?”

良久,景煜打破了这片静谧。

这话既是关心,也是试探。

司云锦幽怨着叹了口气,借着月光将扎入自己脚踝处的野刺拔出,道:“大概是天妒红颜吧,才会被那些野兽给追到了此处。”一睁眼就让她穿越,还被追杀,掉坑里,可不就是嫉妒她吗?

景煜见她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将那刺扯出来,下手干净利落,不似平常家的娇弱女子,心中对她不由提起了些兴味,“哦?那老天爷可真是善妒。”

“怪我太优秀……”司云锦感受着身上传来的清晰痛楚,终于接受了现实。

“呵,姑娘真会说话。”

她不再搭话,将头埋入双膝,许是因为过度奔波,不稍片刻,司云锦便浅浅进入了梦乡。

暗夜中,景煜睁开了凤眸,似墨水翻腾,他将视线停留在她那带有伤口的指腹上。

次日一大早,景煜的侍卫们就将二人解救了回来,因有要事处理,景煜便命侍卫护送司云锦回府

片刻之后,司云锦便到了丞相府邸门口,然而她并未冲动进去,而是在周围找了个成衣铺换了件干净衣裳才姗姗而入。

她虽非古人,但也深知其中利害,倘若让那些人看见自己衣衫不整出现,不知那话又会传的多么难听了。

却不料当她刚刚敲响那丞相府之门,就听见那里面传来唢呐呜咽之声,

看门小厮应声前来开门,却没想到一见到司云锦就仿佛见鬼了般,居然扭头就朝里面跑去了。

“大……大小姐……回来了!”

“闹鬼了!”

司云锦黛眉轻蹙。

循着记忆中的样子,司云锦抬脚就朝那大厅走去,未曾想入目是一片的雪白。

白衣,白花,白牌匾,还有摆在正中央的一口大棺材……

棺材两边站着许许多多穿着白色孝服的人,其中一位妇人看见她后脸色煞白,仿佛大半天见了鬼般。

“大小姐?!”

何止是她,所有人都这般表情。

唢呐声也戛然而止。

司云锦正感觉纳闷,目光便被那棺材前面摆放的灵位吸引了注意力,刚劲有力的三个大字,赫然写着她司云锦的名字。

“姐姐……”

一着白裙的少女突然冲上前来拉住她的手,杏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姐姐,真的是你吗?”

司云锦抽出自己的手,脑海中思绪万千,半晌,她勾了勾唇角,冷笑道:“不知在座的各位这是闹哪出?巴不得我早死吗?”

“这棺材都为我备好了,真是周到呢……”

那少女正是这副身子同父异母的妹妹司梦蝶,虽是庶出之女,但背地里没对原主少做糟糠之事,好在原主大度,从未与她计较。

不曾想今日为自己招来了这般祸事。

“姐姐,我们亲眼目睹你被那歹人掳去了树林,而且彻夜未归,以为……以为……”司梦蝶水眸中氤氲着雾气,仿佛勾起了不堪回忆。

“今早他们说目睹你摔下悬崖,我以为姐姐尸骨无存了,这才备了棺材……没想到那些个奴才竟然认错了,姐姐明明好好的!白白让姐姐沾染了晦气!”

她一口一个姐姐,叫的实属亲热,但司云锦听了只觉得虚伪。

“你以为?呵,你以为的事就是真事了?”司云锦斜斜横了她一眼,语气带刺。

一旁的妇人见状将司梦蝶拉回到自己的身边,“梦蝶也是好意,望大小姐莫要怪她。”

这妇人乃是司梦蝶生母,二姨娘孟氏。

司云锦冷哼一声,“我哪里怪妹妹,不过妹妹连我的尸骸都没有见到,就大张旗鼓为我操办丧事,可真贴心啊……”

这话三分尖锐,七分讥讽。

司梦蝶脸色又白了几分,一夜未见,这司云锦为何像换了个人似的,往日的温柔怯懦悉数不见,全是刺人的锋芒。

“是妹妹考虑不周……”司梦蝶低头沉思,紧接着让下人把这屋里的东西悉数给撤去了。

不到片刻,这院子便恢复了常貌。

司云锦这才发现,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居然没有看见自己的丞相爹,按照常理他这个时候不会不在。

“我爹呢?”

“丞相今早入了宫,现在还不曾回府。”

孟氏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口一片嘈杂,她以为是丞相回府了,连忙前去迎接,却没想到为首的竟然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公公。

 
 
第3章 太子殿下
 
 
 
 
 

那公公走到大厅,高傲的瞥了众人一眼,扯着公鸭嗓道:“圣旨到!丞相府大小姐司云锦何在?速来接旨!”

司云锦感觉旁边的司梦蝶身体一顿,险些摔倒,还扭头满眼嫉恨的瞪了她一眼。

司云锦目光微沉,思付着这圣旨中到底是什么内容,居然会让司梦蝶如此失态?

“民女司云锦在此。”

一大院人以司云锦为首悉数跪下。

莫非是与太子赐婚的圣旨…?

司云锦疏理记忆,之前原主曾入宫见过当今皇后,并且极得其欢心,自此,府中便流传着她要成为太子妃的谣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丞相府嫡女司云锦秀外慧中,知书达理,温良敦厚,朕与皇后思忖甚喜,念今皇四子尚无妻妾,且为人沉稳,与相府千金当真为天造地设的一对。”

司云锦跪在地上,耳尖微微一动。

这圣旨中说…皇四子?

太子是大皇子,那这皇四子可不就是景煜!

“现赐婚二人,望其择良辰吉日完婚,钦此!”

公公嘴角上扬,将圣旨卷起来稳稳当当递给司云锦。

“民女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恭喜大小姐了,不对,现在应该叫四王妃了。”

一旁的司梦蝶脸色由白便红,最后竟然掩饰不住笑了起来,“恭喜姐姐!”恭喜姐姐被赐给了那个不受宠的四皇子。

四皇子景煜虽战功赫赫,奈何出身低微,而且性格冷淡,自小不愿与皇帝亲近,一来二去,父子感情就淡了,便成了如今外人眼中不受宠的模样。

所以,她昨天晚上阴差阳错救了自己的未来夫君?

“之前都说姐姐是要成为太子妃的人。没想到却被赐给了四皇子,姐姐莫要难过,四皇子才貌双全,与姐姐也是极为般配的。”她忍不住嘲讽道。

“所以…?”司云锦眉头轻扬,樱唇轻启,“你很高兴?”

“不不不,妹妹只是为姐姐高兴。”司梦蝶连连摆手。

“妹妹对姐姐可真好,不如妹妹去嫁给他可好?”司云锦煞有其事地说道,“爹爹与陛下关系那么好,这件事去求求也是行得通的。”

吓得司梦蝶小脸灰白,惊呼道:“使不得,使不得!君无戏言,姐姐!”

司云锦满意的看着她担惊受怕的模样,狡黠一闪而过,无奈的摊摊手,“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

司梦蝶长吁一口气,赶紧找个机会溜走了。

次日清晨,司云锦决定去街上逛逛,毕竟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现代人,她对这古代街市有着莫名的兴趣。

念及这原主此前不爱逛街,而且未出阁高门大户姑娘家出门抛头露面难免被人说闲话,司云锦便乔装成了男子从那后门溜了出去。

没走多久,司云锦就到了城北赌坊。

“来来来,买定离手!还没下注的快下注!马上开了!”

赌坊内部一片嘈杂,每个桌子面前都围了一大圈人,他们争的面红耳赤,气氛十分热烈。

突然一声格格不入的清脆嗓音传了过来。

“我押小。”

众人一愣,皆扭头看向司云锦。

只见她一袭清爽蓝袍,头发高高束起,五官秀气端正,与他们简直是两个极端。

庄家摇了摇手里的骰子,表情兴奋,“又有人加注了!快快快,还没有呀!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听着那骰子的声音,司云锦耳尖一动,胸有成竹。

“一!开!是一点!”

庄家大喊,然后将面前这堆银子推到了司云锦面前,“恭喜这位小哥,获得胜利!”

众人一见这司云锦居然这般神奇,皆摩拳擦掌想要和她一决高下,司云锦也不嫌钱少,一个时辰过去,她竟然赢了差不多五百两银票。

“老板,不好了!”

小厮赶紧将这件事禀告给楼上的管事,那管事脸色一暗,眼眸中冷意徒起。

赌输赔命,赌赢赔钱。

司云锦深谙这不成文的规定,见那庄家看自己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当下也不在停留,赶紧把银票揣上就要离开。

“诶,公子,赢了钱就要走人?赌场可没这个规矩。”

司云锦刚踏出赌坊,就被一群人堵在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巷子里。

为首大汉一脸凶神恶煞,手上还拿着三寸长的木棍。

“识相点赶紧把钱交出来,否则就别怪兄弟我不客气了!”

“这是我凭本事赢来的,凭什么要交给你们?”司云锦一脸警惕,手中的银针暗暗发力。

只要这些人敢轻举妄动,她定让他们明白花儿为何这般红!

“可笑,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点儿江湖规矩都不懂,今天就让大爷来教教你这规矩!”

那大汉见司云锦始终不主动拿出钱来,顿时拿着手腕粗的木棍朝司云锦的身上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

一把铁剑突然出现在司云锦上方,竟然将这木棍给生生地挡了回去。

紧接着一道白衣似雪的身影飘然而至。

“天子脚下,尔等居然当街抢劫!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男子声音温润如玉,但其中隐含的威严却让人感到胆寒。

“你竟然敢阻拦我们龙坊的生意!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兄弟们给我上!”

其他人见状赶紧拿着手中的木棍朝二人身上呼来,司云锦看着前方那道修长的身影,不由有几分担心。

但她还未张口,却见那人如一道闪电,讯速朝人群中飞去,手起剑落之间,那些人竟然全部躺在了地上哀嚎。

“厉害…”司云锦忍不住赞叹。

这以一打十的功夫放在现代绝对是顶级武术大师了。

男子收拾完残局,转身朝她微微一笑,“这位小姐,让你受惊了。”

只见他剑眉星目,气宇不凡,想必非平常人。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不要谢我,这是我家公子让我过来的。”

公子?

紧接着他转身朝她不远处的茶楼上的人影恭敬抱拳,身形一顿,就朝那人方向去了。

司云锦抬眸望去,不由猜想能够收服这等武力之人到底该是何等人物?心下好奇,便也跟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绛紫色精致华袍的男子,只见他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优雅尊贵的气势。

此刻他正坐在茶桌前,白皙修长的手指捻着一枚棋子,见司云锦过来,他轻轻抬眸。

 
 
第4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司云锦抱拳。

“举手之劳,不过姑娘为何会出现在赌坊?你可知那处鱼龙混杂?”他饶有兴味。

“不过是觉得好奇,”司云锦诚恳答道,随即惊讶道:“你叫我什么?”

男子目光在她耳边停留,淡笑道:“自然是小姐。”

司云锦顿悟,原来是自己的耳洞露馅了,不由感叹此人好敏锐的洞察力。

见日上中天,阳光毒人。

司云锦抱拳道:“为报公子救命之恩,不如与我去隔壁酒楼小酌几杯,可否?”

景容见这女子性格爽朗,还敢去赌坊,甚觉有趣,恰好自己也要去酒楼用膳,“既然如此,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你好,我叫司云锦,多谢相救!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京城只有丞相这一户司姓人家,如此一来,这女子竟是……丞相嫡女?

闻言,男子剑眉微不可见一皱,“唤我容公子便可。”

这男子便是微服出访的太子景容,此前他虽未见过司云锦,但传闻司云锦性格温和怯懦,自然认为她会是那种大家闺秀,所以当司云锦说出自己的身份之时,他未免有些惊讶。

“怎么了?”司云锦见他皱眉不由疑惑,“难不成公子认识我?”可她记忆中并未出现过这个人。

景容摇头,端起一杯清酒浅酌一口,语气复杂,“不曾见过你,但我与丞相甚是交好,听说过小姐一二。”

目光再次将司云锦打量一番,见她面容虽然娇俏,但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一股洒脱率真,丝毫不扭捏做作,与别家女子不同。

想到她差点就成为了自己的太子妃了,景容莫名觉得有点可惜。

“原来如此,”司云锦夹起一著菜,目光却被景容手腕处脉搏浮现的暗青色血丝给吸引了,突然她脸色一顿,“公子可感觉最近气虚嗜睡?甚至偶尔还会出现重影?”

景容闻言脸色微冷,抿了抿嘴,“有点。”

“怎么了?”

司云锦突然伸手为他把脉,见他确实和自己想的一样,面色凝重,“公子中毒了。”

而且这毒竟然和四皇子景煜那日之毒一模一样。

闻言,景容眼底暗沉,思绪翻腾,紧接着他见司云锦手法娴熟,出声问道:“小姐可有药可治?”

“可治。”

司云锦抽回手,掏出银针刺向自己的指腹,然后将血液滴入茶杯,递给景容,“你喝了它就能治好了,你这毒即将深入骨髓,再不治就晚了。”

见她如此痛快,景容也不墨迹,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虽然第一次听说血液能治病,但景容此刻对司云锦有种莫名的信任感。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

司云锦满脸期待的望着他。

景容扯起一抹淡笑,“确实是好多了,多谢小姐出手相救。”

他眸色微沉,觉得眼前这女子愈发神秘莫测,不仅会赌博,竟然还会医术,这丞相府的大小姐可真让他刮目相看。

“刚刚解毒,你身体还需要调理,今天天气这么热,不如去丞相府休息一会?”司云锦关切道:“你与爹既然是旧识,爹应该不会介意的。”

景容确实感觉身体有些沉重,权衡利弊下应道:“如此甚好。”

到了丞相府,司云锦便唤人去通报丞相,未曾想丞相不在家。

“公子,我那院子里有个客房,不如你去休息一番。”

景容见状点了点头。

三人结伴一路向西,这俊男美女的组合引得路边之人纷纷回眸。

司云锦是府里小姐,她们自然认得,可这旁边的两位公子,尤其是那位紫袍公子,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般仙人姿态,一时间竟有人看痴了。

目送众人竟然去了西苑,其中一个绿衣丫鬟目光阴冷,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急急忙忙朝东苑跑去了。

“公子,我马上让人收拾收拾客房。”司云锦推开房门,见里面灰尘满地,显然许久没有打扫。

“不用了。”景容玉手轻抬,阻止了往外走的司云锦,“我现在觉得身子好多了,不需要休息了。”

“哦?”司云锦黛眉微蹙,依她了解,这毒异常顽固,解毒之后身子理应调养休息一天,他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莫非这位公子和那景煜一样恢复能力恐怖如斯?

“如此甚好。”

景煜的目光随即被司云锦放在院中石桌上还未收走的棋子吸引了目光,“司小姐还会下棋?”

司云锦抬眸望去,那东西放在原主的梳妆台下有些潮了,所以一早她就放外边晒着。

“略懂一二。”

“我对棋艺深感兴趣,不如可否有幸与司小姐一战?”景容宛若星辰般的眸子望向司云锦,伸出手向她发出邀请。

据他了解,女子很少有会下棋的。

“你也喜欢下棋?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正愁找不到对手,来来来,咱们赶紧的。”司云锦暗道自己最近手痒得慌,正愁没人陪下棋,这人就送上门来了,连忙上前把棋子摆好。

景容掩下眸中晦暗,愈发觉得此女与众不同。

“司小姐先。”

司云锦也不客气,细长的手指执起一枚黑棋就朝那正中央落下。

“公子请。”

见那司云锦如此娴熟老练,景容也激起了兴味,捻起一颗白子落在了黑子旁边。

司云锦紧跟其后,白子继续落下。

跟在景容身后的白衣男子看见二人如此模样,不由惊愕,要知道他家殿下棋艺超群,连宫里那群老家伙都过不了几招,这娇滴滴的小姐竟然连过十几招都没有分出胜负。

这丞相府大小姐着实深不可测。

“什么?她竟然光明正大带男人回府?!”司梦蝶听到下人的通报不由惊呼。

“不仅如此,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出来。”绿衣丫鬟补充道。

“我丞相府的脸都被她丢尽了!有婚约在身之人竟然还去找其他男人,简直不知廉耻!我这就告诉爹爹去!”司梦蝶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

提起裙摆就朝丞相书房跑去。

“爹?爹!”

司梦蝶黛眉轻蹙,见室内空无一人。

“二小姐,丞相今日还未回府。”一旁的侍卫上前解释道。

司梦蝶暗道绝对不能让司云锦好过,娇俏的面容上闪过一抹阴毒,“你们快去通报爹,就说大小姐带男人回府,恐破坏陛下赐婚,让爹速速回府处理。”

 
 
第5章 争风吃醋
 
 
 
 
 

那侍卫微愣,暗道司云锦为人温婉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但作为下人,他连忙点了点头,依照司梦蝶所言赶紧出了府。

不知不觉天色渐晚,二人竟然还在对弈。

“姐姐,我听说城北新开了一家琴坊,明儿陪妹妹去瞧瞧可好?”

清脆的女声从门口传来,司梦蝶娇笑着到了二人面前。

目光触及到景容身上之时,脸上便是掩饰不住的惊艳。

“原来姐姐这里有客人啊,这位公子好生面生,可否给妹妹介绍介绍?”

司云锦黛眉轻蹙,“这位是容公子。”

天色已晚,这司梦蝶怎么会想着到她这里来?

司梦蝶掩嘴轻笑,“原来是容公子,小女司梦蝶,这厢有礼了。”

景容抬手,“司二小姐无需客气。”

司梦蝶目光在景容与司云锦之间流连,“姐姐,你这马上就要嫁给四皇子了,还与其他男子相处,恐怕不太妥吧。”

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司云锦冷斜了她一眼,“我与容公子清清白白,你莫要胡说。”

司梦蝶掩嘴佯装委屈,“姐姐这话可折煞妹妹了,妹妹只是关心姐姐罢了。”

“容公子,你可是明白人,我姐姐有婚约在身,这…还请公子自重。”

司梦蝶语气咄咄逼人,让景容忍不住皱了眉头。

紧接着他举止优雅的站了起来,微微一笑,犹如莲花盛开,清冷绝世,不由晃了司梦蝶的眼。

司梦蝶更加嫉恨司云锦身边围绕如此优秀的男人,心底愈发不平。

“在下与司大小姐不过是对弈一局,请司二小姐莫要坏了司大小姐的名声。”

司梦蝶冷然一笑,“这天都黑了,你们这一局可真久。”

那容景薄唇抿了抿,显然不悦,“棋局深奥,岂是片刻能结束的?”

“公子的意思就是,倘若没人阻止,你还能与姐姐一直对弈到天亮不成?”

司云锦见她咄咄逼人,连忙走上前来站着司梦蝶面前,眉头一扬,“你再造谣生事,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司梦蝶被她语气惊到,眼眶微红,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姐姐,妹妹只是为你的名声着想。”

司云锦嗤笑,“那妹妹可真是有心了。”

此刻门口一阵躁动,众人不由朝门口看去。

只见司云锦许久未见的丞相父亲在众人的簇拥下朝他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他脸色铁青,仿佛隐含着怒火。

司梦蝶暗自得意。

“云锦,为父听说你…”他接下来的话在看见景容那一刻全部咽到了肚子里,面容也由铁青变为惊愕。

景容点头,淡淡道:“丞相。”

司梦蝶被这变故弄的摸不着头脑,轻轻拽了一下丞相的衣角,低声说道:“爹,你来得正好,姐姐她…”

丞相却顾不上她,连忙朝景容行了一个大礼。

“微臣参见太子殿下。”

一句话,掀起千层涟漪。

司云锦不由抬眼看向景容,满眼惊意。

容公子?

太子景容?

想不到竟然就是眼前这人。

一旁的司梦蝶脸霎时就白了,她刚刚竟然那样对太子殿下说话,那她的太子妃梦岂不是…嘴唇轻颤,司梦蝶无尽后悔。

“免礼。”景容颚首。

不料此刻又有一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低声在丞相耳边说道:“禀告丞相,四皇子来了。”

他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见了。

传闻四皇子景煜向来特立独行,不喜与各位官员来往,今儿怎么反常了?

难不成他知道她的身份了?

想起二人那夜独处的暧昧,司云锦耳根子有些发烫。

见司云锦垂眸细思,似乎对景煜的到来有些别扭,景容抿了抿嘴唇,墨色的眸子又暗了暗。

此时一位丫鬟端着刚出炉的糕点放到了二人面前,那绿豆糕捏成小兔子的形状,着实精致可爱。

司云锦不由将目光放在了那糕点之上,却只见两根细白的手指将那糕点捻了起来,紧接着竟然轻轻靠到了她嘴边。

“嗯?”

绿豆的清香味扑鼻而来,司云锦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景容,似乎没有料到他竟然会直接将这绿豆糕喂过来。

不仅是司云锦,所有人都一脸吃惊。

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一道冷冽的声线就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原来皇兄也在此处,真是好巧。”

景煜冰冷的视线在二人身上停留。

“恭迎四皇子殿下!”

众人齐齐向景煜行礼。

景煜大手一扬免了他们的礼数。

景容淡笑一声,见司云锦站起了身子,紧接着将那糕点放了回去,然后动作优雅的捋了捋衣领,抬眼与景煜对视。

“确实是很巧呢,不知四弟前来所为何事?”

景煜依旧坐在石凳之上,然而那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尊贵气势,让人无法忽视半分。

“云锦乃我的未婚妻,我自然要时常过来看看她。”紧接着景煜便大步流星走到司云锦面前。

“倒是不知皇兄为何与我的未婚妻这般亲昵?”

他狭长的眸子仿佛翻腾着浓墨,脸上的棱角愈发冷硬,他淡淡扫了一眼司云锦。

司云锦竟然觉得自己后背有点发凉。

“四弟这说的哪里话呀?况且司大小姐本来就与我有着婚约。只不过中途出了岔子才让给了四弟。”景容光洁如玉的脸上始终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只不过那眼眸中含的幽深让人胆寒。

二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但事实就是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景煜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容,竟有几分挑衅意味。

紧接着景煜将视线停留在那几块桂花糕上面,抬眸看向司云锦,“原来你喜欢这甜物,我那宫里也研制出了好几种样式,明儿带你去尝尝。”

“不必了,我不爱吃甜食。”司云锦不懂他为何突然与自己这般亲热的说话,连忙摆手拒绝。

“那你喜欢吃什么?我那宫里那厨子什么都会做。”

景煜话音刚落,景容的声音又响起。

“我宫里的也会,而且是西域过来的厨子,定有你喜欢的菜品。”

一个冷若冰霜,一个温润如玉,世间不可多得的二位男子,竟然同时都望着自己,司云锦并未觉得荣幸,而只是觉得头大。

 
 

原文链接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手机)

此文由 笔趣堂-热门小说导航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女频小说 > 穿越重生 » 她堂堂一个二十一世纪古武家族司家大小姐,有朝一日居然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古代丞相府嫡女的身上

感觉不错,很赞哦!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