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堂-热门小说导航

六年前,陈扬为生计所迫,离家出海。六年后,在归来时,已成盖世圣医。 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他要许痴心的宋紫妍整个天下!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头部广告位(手机)

盖世圣医

主角: 陈扬, 宋紫妍
字数: 127,920
状态: 断更 共 67 章

六年前,陈扬为生计所迫,离家出海。六年后,在归来时,已成盖世圣医。 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他要许痴心的宋紫妍整个天下!

 
 

第1章 沧海覆水

十月。

三江市,第一医院外。

秋风萧瑟,落叶飘零。

身姿挺拔,脸色苍白的陈扬,驻足枫树之下,轻轻咳嗽。

这个动作,掩过了他复杂的神情。

“天玄,当心身体。”

军部大员古熊迅速上前,将一件黑色风衣披在陈扬身上。

眼中,充满了忠诚的敬仰,以及狂热的崇拜。

因为这位年轻人,六年前进入组织,左手杀敌,右手救人,创下盖世功勋。

并获至尊封号,天玄。

尤其是三年前那惊天动地的一战。

让陈扬之名,已然超越国界。

虽然陈扬不喜欢抛头露面,真容不为人熟知。

但他的形象,已虚构成漫画和影视,成为无数人心目中的传奇英雄。

“一年,够吗?”

微微摇头,陈扬停下咳嗽,漠然问道:“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

听到还有一年,古熊坚毅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无尽的哀伤。

很少有人知道,三年前那一战,在陈扬身上留下了无法治愈的伤势。

然而一年后,强敌还会卷土重来。

整个世界,能执剑再战者,依旧唯有陈扬!

可。

已经残破的陈扬,还能否绝处逢生?

刹那间,这位身高两米的铮铮铁汉,噗通跪在地上,双目已然通红!

“天玄,请收回成命!”

“这一年,您与夫人、小主,应该和睦共处,尽享天伦,而不是……”

陈扬望向远处医院,无动于衷。

“这一年,若不能让她们忘记我。一年后的余生,她们会是多么的难过?”

他的声音,仿佛轻叹,留在古熊耳旁。

他的人,已经义无反顾的走向医院。

……

医院,重症病房。

“妈妈,超人陈扬,真是我的爸爸吗?”

一个刚做完化疗,脸上还残留着痛苦的光头女孩,兴奋的看着动画片,脆生生的问道。

“是呀。”

病床旁,眼神黯然的宋紫妍,强忍着泪水点头。

“三年前,他功成名就,获封天玄。

就在他准备衣锦还乡之际,突然天地变色,仿如末世降临。普天之下,只有他能力挽狂澜。

他虽凡人,却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杰。所以他没有逃避,而是卸下行囊,拔剑迎上,以凡人之躯,强行扭转天地之势!

此后,他成为华夏历史上,首位佩戴数国皇室勋章的盖世英雄……”

讲了几百遍的故事还没结束,小女孩已疲惫的阖上眼帘。

“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不悔有爸爸,不悔的爸爸是陈扬,是盖世英雄……”

“还有一年,爸爸就可以光荣凯旋。到时候不悔一定要天天黏着他,就算他生气,不悔也不会离开他……”

最后,陈不悔嘴里的喃喃声停下,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陷入梦乡。

宋紫妍轻轻给她盖上被子,看着那张苍白憔悴的稚嫩面孔,鼻子一酸。

“紫妍,怎么又给不悔讲那个故事?”

这时,一个满脸沉痛的中年医生走进来,递给她一张纸巾:“你明知道她爸爸和战神陈扬只是同名同姓,也知道她爸爸已经永远不可能回来,为什么还要骗她?”

“王叔,我也不想骗不悔。可是你说过,她只剩下一年。所以,我想给她一个梦想……”

宋紫妍低头抹泪。

六年前,身为宋家掌上明珠的她,和陈不悔的爸爸陈扬,在街头一见钟情。

然而那时的陈扬穷困落魄,两人的结合没有得到任何祝福。

她父亲宋成业更是迫于家族压力,亲手将两人赶出家门,流落街头。

为了快速获得一笔安家费,陈扬不得不选择出海当船员,这一去,便再没有消息。

而陈扬离去后不久,宋紫妍才发现已怀有身孕。

家里知道这个情况后,几次传话,只要她做掉孩子,就可以体面的回到宋家。

但她还是选择一个人生下孩子,取名不悔。

只不过,这孩子生下来就很虚弱,现在又确诊为绝症,被医院断定只剩一年的生命。

因此,宋紫妍才结合与陈扬相遇的回忆,加上战神陈扬的经历,编造出这个故事。

并骗不悔,一年后爸爸就会归来。

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激发出不悔强大的求生意志,挺过医院下达的最后期限。然后,健康的活到成年,结婚,生子……

因为这是她和陈扬的孩子,是她在这个世界上仅有不多的牵挂。

“哎……”

王经纶无言,唯有长叹一声。

然后,犹豫着对宋紫妍说道:“紫妍,到我办公室,我有话要说。”

宋紫妍动作一滞,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但她很快擦干泪水,勉强笑道:“好的王叔。”

两人离开病房后,藏身于隔壁的陈扬现身,隔着门上的玻璃,看着那个枯萎花朵般的女孩,泪流满面。

“紫妍、不悔,我陈扬,对不起你们……”

离开六年,他本以为自己在妻女口中,已成往事。

却不料,两人依旧在苦苦等候。

这让他差点忍不住冲到宋紫妍面前,坦诚一切,跪求原谅。

但走廊尽头突然冒出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让陈扬打消了这个念头,并继续藏回原来的位置。

因为只一瞥,他便已认出那两人是宋紫妍的堂哥宋明达、堂嫂马秀娟。

他要弄清楚两人所来何事。

那两人在走廊上东张西望,确认没人后,很快便偷偷摸摸的走进陈不悔所在的病房。

接着,几道令陈扬难以置信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

“明达,快趁没人,把机器拔了。这该死的小鬼多活一天,咱宋家就要被拖累一分。”

“好的老婆,我这就动手。”

这对无情无义的夫妇,竟是要来暗害他们的亲侄女!

“轰!”

陈扬双目喷火,几乎要一掌劈开墙壁,亲手将两人撕成碎片!

隔壁病房。

病床上的陈不悔不知死亡将至,突然发出一声呓语。

刹那间,宋明达落在治疗仪器插头上的双手,重逾千钧。

“宋明达,你还愣着干什么?拔几个插头,有那么困难吗?”

马秀娟不停催促。

“老婆,我,好像听到隔壁有动静……”

宋明达回头,怔怔的看着马秀娟。

 

第2章 死人复生

“宋明达,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马秀娟急得跺脚,低声骂道:“隔壁就算有人,也是病秧子,能发出什么动静?我看你就是舍不得下手!”

接着,她直接把宋明达推开,嘴里嘀咕道:“你以为我就真的这么绝情?但我也是没法子才出此下策。”

“宋家产业现在由二伯宋成业把持,也不知他吃了什么迷魂药,几年前那么坚决的把宋紫妍和那个窝囊废赶出家门,这几天却突然提出,要倾宋家之力,救治这个拖油瓶。”

“咱们宋家虽然有钱,可这小丫头的病是个无底洞。到时候所有家业被败光,咱们怎么活?难道你要我马秀娟出去打工?我可拉不下这面子。”

“为了咱们未来的荣华富贵,这恶人,我来做!”

然而,她的双手刚碰到插头,身子也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老婆,快拔啊。”

这下,轮到宋明达出声催促。

“老公,要不再商量一下?这,到底是条人命啊……”

马秀娟回头苦笑。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回去商量吧。”宋明达明显松了口气。

他巴不得陈不悔现在就死,可到底还没冷血到亲自动手的地步。

两人鬼鬼祟祟而来,这时又鬼鬼祟祟的想走。

不料刚到门口,一道突然出现的人影,吓得两人同时退后。  

“那个,我们是病人的家属,绝对不会拔插头,兄弟你别乱想。”

宋明达嘴快说完,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马秀娟瞪了一眼宋明达,转头对那人说道:“你看,病人还好好活着呢。不相干的人赶紧走开,不然我们叫保安……呀!你……你是陈扬!”

随着马秀娟一声尖叫,心慌意乱的宋明达也认出眼前这个身材高大,脸色苍白的人,和宋紫妍当年那个男人有几分相似,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真是活见鬼了!你,你怎么还活着!”

陈扬出海当海员之后便杳无音信,宋家的人都认为陈扬已经不在人世。

这时突然现身,对宋明达和马秀娟来说,不啻于白日见鬼!

陈扬冷冷的看着两人,心中情绪翻涌。

当年这对夫妻生怕他这个上门女婿获得继承权,没少在宋家编排他的不是。

可以说,当年宋成业狠心把他和宋紫妍赶出家门,导致他们一家三口差点天人永隔,这两人居功至伟。

刚才,这两人又差点做出谋杀他女儿之事。

若非他们最后悬崖勒马,此时已经成为两具冷冰冰的尸体。

收起回忆,陈扬漠然说道:“堂哥堂嫂,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不管陈扬怎么活下来的,宋明达此时都心虚到了极点,讪笑着附和。

“陈扬,你不知道吧,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女儿。你好不容易回来,多花点时间陪她。我俩就先告辞了。”

马秀娟担心陈扬发现端倪,连忙岔开话题,拉着宋明达就要走。

“站住!”

陈扬淡淡一声,把两人钉在原地。

“既然来了,就把事做完再走。”

宋明达吸了口凉气,知道陈扬听到了他们的秘密,正要开口认错,被马秀娟抢先说道:“陈扬啊,你别误会。我们来没别的事,就是看看不悔侄女……”

“啪!”

话音还没落下,马秀娟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

捂着脸,马秀娟不敢相信的看着陈扬。

“好你个陈扬,竟敢打我媳妇!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活着我就怕你,当年老子怎么对你的,现在……”

宋明达急了,一边护着媳妇,一边指着陈扬大骂。

当年他仗着宋家之威,没少捉弄陈扬。

这次没对陈扬发难,是因为他害怕谋杀陈不悔的事被陈扬捅出去,不代表他怕陈扬!

然而,不等他话说完,陈扬又是一巴掌甩出。

“啪!”

这一巴掌,直接打落他两颗门牙!

同时,也把这对夫妻打得不敢言语。

“去,把插头拔了。”陈扬收回手,若无其事的说道。

脸上留着巴掌印的宋明达夫妇,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扬。

“陈扬,你走的这些年,宋紫妍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所以那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你怎么……”

宋明达结结巴巴的说道。

都说虎毒不食子。

就算陈扬和陈不悔没见过面,感情很生疏,但怎么也不可能指使别人去害自己的女儿啊!

“啪!”

但他话还是只说到一半,陈扬又是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

这一巴掌,比之前两个巴掌更重,仿佛一记木槌,把宋明达打得飞了出去。 

接着,陈扬微微眯眼,两道带着死亡气息的目光,射向站在原地不停发抖的马秀娟。

“拔插头!再敢废话,信不信我杀了他!”

“可……可……”

马秀娟实在想不通,陈扬为什么要置陈不悔于死地。

但看着陈扬仿佛死神般,一步步走向已经躺在地上,嘴角流血的宋明达,她不顾一切的冲到墙角,闭着眼把医疗仪器的插头拔下。

“我拔了,我拔了!求求你放过我们!”

马秀娟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这陈扬几年不见,怎么变得这么凶神恶煞?

她的声音,迅速被各种警铃声掩盖。

床上酣睡的陈不悔,也因为失去氧气的供应,娇弱的身体瞬间绷直!

看到这一幕,就连马秀娟都心痛不已。

然而最该关心陈不悔安危的陈扬,嘴角却露出一抹笑容。

“这陈扬,真是歹毒啊……”

看到陈扬如此,马秀娟心里直冒冷气。

趁陈扬的注意力没在她身上,连滚带爬的跑到宋明达身边,搀着后者溜出病房。

所以,她并没看到陈扬已经拿出几枚银针,闪电般扎在陈不悔的身上。

然后,陈扬以手指捻动针尾,几道如有实质的透明气体,顺着银针渡入陈不悔体内。

“一群庸医,怎配妄断我女儿的生死?”

“不悔,爸爸的确是超人,会保护你一辈子平平安安的超人!”

瞬间,就像干涸的土壤得到雨水滋润,陈不悔紧绷的身体恢复了柔软,憔悴的脸蛋上,也显出一抹红润。

做完一切,陈扬迅速收针。

“病情已经初步控制,接下来就是后续疗养。”

擦了把汗,陈扬收起笑容,恢复满脸冷漠,大喇喇的坐在病床旁。

他在等。

果然下一刻,病房门猛的推开,听到警铃赶来的宋紫妍第一个冲了进来。

然后,她便怔在原地!

 

第3章 辛酸笑容

“陈扬……”  

“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会回来……”

看着那张思念了无数个日夜的面孔,宋紫妍忘记了周边的一切,不停的呢喃。

她和所有人一样,都认为陈扬已经魂归沧海。

仅仅在给不悔讲故事的瞬间,才有一丝希冀。

而此刻,那个人居然就坐在那里。

回忆,如潮水般涌上她的心头,让她几乎要不顾一切的扑向那人的怀抱,尽情痛哭,倾诉这些年的委屈。

但很快她就发现,面前这个男人,已经陌生得可怕。

“紫妍,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救人!”

紧跟而来的王经纶,发现报警声是因为救命仪器被拔下而发出,整张脸变得苍白无比!

“到底是谁干的!没有这些仪器,不悔活不过三分钟!”

“保安,保安!把整栋楼封锁起来,我要把罪魁祸首找出来!”

王经纶此时眼里没有任何东西,只有神态安详的陈不悔。

他以为最悲惨的结局已经发生,愤怒的吼叫到。

宋紫妍反应过来,疯狂的扑到不悔身上,无助的叫道:“不悔!不悔!你醒醒,你回答妈妈啊!你爸爸回来了,他就坐在你的身边!”

“你睁开眼看一看啊!”

闻讯而来的人,越来越多。

医生,护士,病友,保安……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闭着双眼,不声不响的小女孩,神情悲痛。

这段时间,这个坚强的要活到爸爸回来的小女孩,已经成为所有人的心头肉。  

“是我拔的。”

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仿佛一个霹雳,惊得整个病房鸦雀无声!

因为那个声音,来自陈扬!

“怎,怎么可能……”

宋紫妍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扬。

“你这个畜牲!”

王经纶一步上前,大手扬起在空中。

若不是多年的教养束缚,这一巴掌毫无疑问会狠狠的落在陈扬脸上。

“这可是你的女儿啊!”

“呸!不悔怎么会有这么禽兽不如的父亲!”

……

围观群众,同样情绪激动,愤怒的对陈扬指指点点。

“为什么,陈扬,告诉我为什么?不悔等了你那么久,等来的,却是你亲手结束她的生命……”

终于,宋紫妍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脸上挂着泪痕,木然的看着陈扬,想要一个答案。

“为什么?因为我好不容易回来,不希望被这个小鬼拖累。”

陈扬玩世不恭的笑了起来。

“如果我没猜错,最新诊断结果很不理想吧?一年的最后期限,已经缩短到了三个月。而这三个月期间,每天都要进行大量透析和化疗,还要使用无数的进口药。”

“所以这个小鬼多活一天,我就得被她拖累一天。三个月九十多天,我怎么拖得起?而且这些钱花出去,根本不可能治愈她。”

“王医生,我说得对不对?”

王经纶愣住了。

这些的确是他把宋紫妍叫出去要说的。

而这个消息,是他和专家组刚刚分析出来,还没有向宋紫妍之外的任何人透露。

陈扬怎么可能说得头头是道?

“但就算这样,你也不能亲手葬送自己女儿的生命啊……”

从理性上,宋紫妍无法反驳陈扬。但从感情上,她无法接受。

“谁说我害了自己的女儿?”

陈扬挑了挑眉毛,冷笑说道:“只能活三个月,是庸医骗人的话!而实际上,这个小鬼根本没病!”

“而你遇事不辩,白白让她受苦,有什么脸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她的母亲?”

“哗——”

陈扬的话,再次引起轰动。

陈不悔的病情,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现在,陈扬居然说她没病,怎么可能!

被人当众质疑,王经纶既尴尬又愤怒,整个人都在颤抖。

在三江市,他是当仁不让的神医。

即便在全世界,他也排得上号。

陈扬虽然死而复生,身上充满谜团,也不够资格质疑他!

“你胡说什么!我王经纶从医以来三十年,手下救死扶伤无算。不悔发病以来,一直是我负责,如果没有我尽心尽力的救治,她早就……你竟敢,竟敢说我是庸医!”

王经纶的话,得到众多病人认可。

其中有些不是他手下的病人,也听过王医生的大名。

有人振臂高呼:“王大夫,别和这种混蛋计较。他贬低你,不过是为自己的罪行开脱!我这就报警,让警察把这个杀人凶手抓起来!”

“杀人凶手?”

陈扬轻笑一声,站到病床前,冷笑说道:“既然没人信我,那我就让你们看看事实!”

说罢,在无数人的惊呼声中,陈扬重重拍在陈不悔身上。

“天啊……那孩子都没气了,怎么还要受这种折磨啊!”

有人心脏不好,直接晕了过去。

但随后,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

陈扬巴掌落下,都以为已经失去生命迹象的陈不悔,舒服的“嗯”了一声,然后慢慢睁开眼睛,仿佛刚从美梦中醒来。

并且,人们这才注意到,她那憔悴苍白的皮肤,变得稚嫩红润。

那个不久前还像风干苹果的小女孩,仿佛重获新生般神采奕奕,精力十足!

“妈妈、王爷爷、叔叔、阿姨……你们,怎么都来啦?你们也来看我爸爸的动画片吗?”

就连声音,也变得悦耳动听。

“这,这……”

王经纶看着眼前的神迹,有史以来第一次质疑自己的能力。

围观群众瞪圆了眼睛还不够,嘴巴也跟着变成巨大的圆形。

没有人能理解他们所看到的一切。

整个病房,只有宋紫妍激动得无与伦比的欢呼声!

“不悔!你醒了,你没有死,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她紧紧的抱着陈不悔,就像抱着一件易碎的工艺品。

焦虑过渡而憔悴黯淡的肌肤,也好似大病初愈,散发出耀眼的光彩。

那一刻,这对母女,就像沐浴在圣光之中。

被众人数次指责的陈扬,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以及只有他自己才懂的辛酸。

紫妍、不悔,你们辛苦了。

为了让你们幸福安康的渡过余生,痛苦和难受,就让我一个人背负吧。

 

第4章 神医临世

“不可能,这不可能!”

“不悔的病,是整个专家组的判断,绝对不会误诊。”

看着宋紫妍母女抱在一起,王经纶也替她们开心。

可是作为一名医生,他无法接受陈不悔失去治疗仪器的供养,反而更加生龙活虎的现实。

“怎么样?我说你是庸医,你还觉得是胡说吗?”

陈扬转头,轻蔑的问王经纶。

“我……我……”

王经纶哑口无言,学识和经历丰富的他,此刻居然一个辩解的字都说不出来。

“陈扬,别这么对王叔说话。”

这时,宋紫妍按下激动的心情,对陈扬说道:“你回来之前,王叔对不悔很负责。如果不是他主动给不悔减免费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坚持下来……”

“减免?不过是想少赚一点罢了。依我说,他该把之前收取的费用,全部退还。”陈扬不依不饶的说道,“对不对啊,王大夫?”

王经纶无法面对陈扬的眼睛,只得将脑袋深深的垂下去。

“陈扬,求你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人……”宋紫妍扯了陈扬一把,低声哀求。

陈不悔之前的情况,大家有目共睹,如果不是王经纶及时安排住院治疗,恐怕一刻都活不了。

对这种医生,就算有误诊,也可以被原谅,怎么能得寸进尺的对他步步相逼?

“以前我是怎样的人?你的意思,是嫌现在的我给你丢人?那好,我走便是!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还找不到吗?何况,你还有个拖油瓶。”

谁都没想到,陈扬不仅没有丝毫收敛,还说出这样一番神经错乱的话来。

“陈扬,你……你说我可以,但你怎么能说不悔是拖油瓶?她,她可是你的女儿啊!”

这么多年不见,不管陈扬刚才表现得怎么无理取闹,宋紫妍都认为是他这些年流落在外,受的苦太多,才导致性格恶劣。

可是,她无法接受陈扬对陈不悔的态度。

因为陈扬在陈不悔心中,不只是父亲,还是信仰。

“是吗?”

陈扬看向睁着一双大眼睛,懵懂看着自己的陈不悔,态度似乎有所缓和。

然而接下来,他的话再次让人难以接受。

“既然是我的女儿,那就由我做主。我要她马上出院,回家休养。一分钱,我也不想让医院多赚。”

“什么!”

陈不悔的病情突然好转,围观群众对陈扬的唾弃,被这个巨大的喜讯冲淡了一些。

但现在就强行让陈不悔出院,再次让人愤愤不平。

“这样不好吧?”

王经纶的反对声音,显得有点没底气:“就算不悔的病好了,至少也该留院观察几天……那个,费用由医院全部承担……”

在陈扬的凝视中,三江市神医,一步步的做出让步,好像一个犯错的小学生。

这让围观群众更加难受。

“我说出院就出院,你们医院强行留人,该不会是要贩卖我女儿的器官吧?好啊,医药费不让你们赔,我这就报警,重新调查你们医院!”

陈扬瞪着眼睛,大声说道。

“出院,我们这就出院!”

怕陈扬继续胡言乱语,心里不安的宋紫妍只能顺从他的意思。

“王叔,对不起,陈扬他……这些年也不知他受了什么苦,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收拾东西离开医院的时候,宋紫妍歉然对王经纶说道。

“紫妍,这事,也不能全怪陈扬。王叔老了,或许,的确是犯了错误。但你记住,不悔一旦有情况,一定要及时通知我。我可以为她二十四小时待机。”

“谢谢你王叔。”

宋紫妍抱着乖巧的陈不悔,提着大包小包,挥手告别一直跟到医院门口的人群。

然后,带领背着手,一副事不关己的陈扬,向远处而去。

医院门口,只剩下无数的叹息,以及痛斥。

“什么人嘛这是!”

“就算王大夫是误诊,但他怎么可以那么对王大夫说话!”

“你们看看他对宋紫妍的态度。这些年人紫妍多么不容易,他倒好,连包都不舍得替紫妍拎。”

和陈不悔在一个医院,他们对这个家庭的情况有所了解。

陈扬六年后复归,他们本该替宋紫妍和陈不悔高兴。

现在,他们却都恨不得陈扬死在外面。

“都散了吧,散了吧……”

垂头丧气的王经纶驱散人群,在无数道关注的目光中,默默的回到办公室。

又一次翻看陈不悔厚厚的病历,以及无数专家组会议的笔记,还是想不通行医多年获得无数声誉的他,怎么会在陈不悔身上犯下大错。

“难道,我真的是庸医?”

那两个字,摧毁着王经纶的信心。

“王大夫,病房的监控你看不看?”

就在王经纶想写辞职报告的时候,一个小护士气呼呼的走了进来。

“这么多年,我就没见过那么不尊重人的东西。王大夫,他不是说自己拔了陈不悔的插头吗?咱们找出这个画面,把他告上法庭,就说他妨碍治疗!”

“咱们医院的人,都觉得应该这么做!”

小护士刘蔚不是不讲情理的人,但陈扬实在太气人了。

“胡闹!”

王经纶搁下笔,沉声说道:“这件事错在我,以后不许再提!还有,你帮我统计一下陈不悔的治疗费用,我会向医院申请,全部退还。”

“王大夫,陈不悔治病的过程,大家都看在眼里。别的不说,就是你好几个通宵为她动手术的辛苦,也不该……”

刘蔚噘着嘴,眼里直流泪。

“让你去就去!”

王经纶不容置疑的说道。

“好,我去!”

刘蔚把监控录像的硬盘往桌上一扔,捂着脸跑了出去。

“哎……”

王经纶低头叹息。

双目触及那个硬盘时,心里突然一动。

他可以不找能告倒陈扬的罪状,但他一定要弄清楚,他和宋紫妍离开病房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救命稻草般抓过硬盘,插在工作电脑上,开始播放。

录像中,拔插头的经过,看得他义愤填膺。

他没想到,短短的时间里,几个陈不悔至亲的人,都要致她于死地。

而最终拔掉插头,果然是陈扬的授意。

但接下来,他的眼睛,就仿佛钉在了屏幕上一般。

“这……这是什么针法?”

那段画面,他反复播放,并且一次比一次看得仔细,可还是没能看清!

“虽然不知道陈扬怎么办到的,但我敢确定,他……他是真正的神医!”  


原文链接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手机)

此文由 笔趣堂-热门小说导航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男频小说 > 都市情感 » 六年前,陈扬为生计所迫,离家出海。六年后,在归来时,已成盖世圣医。 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他要许痴心的宋紫妍整个天下!

感觉不错,很赞哦!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