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堂-热门小说导航

七年之前,他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被六和城主申不亦害得家破人亡。 七年之后,他以圣尊的身份,重新回到这里。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头部广告位(手机)

圣尊战神

主角: 穆峰, 段墨嫣
字数: 164,052
状态: 已完结 共 80 章

七年之前,他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被六和城主申不亦害得家破人亡。 七年之后,他以圣尊的身份,重新回到这里。
 
 
 
第1章 圣尊归来
 
 
 

十月的夜。

微风拂面。

鹃城城郊的一座宅邸前,两站路灯昏黄。

远处传来一两声孤独的蛙鸣。

两个石狮子身上已是斑驳,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一个消瘦挺拔的身影来到门前。

七年之前,他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被六和城主申不亦害得家破人亡。

七年之后,他以圣尊的身份,重新回到这里。

“大人,这样的小事,何必劳烦您亲自动手,我进去杀了他们就行了。”一个身影一晃,出现在穆峰身边,恭敬地抱拳行礼道。

“害我的家人,我必要亲手除之而后快,星灿,你不用多说了。”穆峰冷言说道。

“是,大人。”星灿应了一声。

拾阶而上。

那大门依旧如故,只是有些些许斑驳的痕迹。

穆峰手掌暗暗用力,将门推开。

这个家,依旧是七年之前的那个家。

庭院中的布置,除了增设了一座石亭之外,几乎未变。

而这石亭的位置,便是他父母双亲,当年遇害的地方!

这群该死的东西,居然在此地建了一座石亭!

此刻的二楼,灯光正盛。

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年逾五十的男人,他叫郑濡阳。

在他面前,摆放着一只高约十厘米的羊脂玉酒杯。

他咧着嘴笑道,“这九龙杯,可是穆家的至宝,看看这杯体,晶莹圆润,卖给你们两个亿,一点都不多。”

“两个亿?”唐二少嘴角微翘,“就这破东西,我看连二百万都不值。”

“就是,随便买块品质差不多的玉,再找个工匠雕刻一下,成本也就是一百多万。”周大少在一旁敲着二郎腿儿,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

闻听此言,郑濡阳豁然而起,“您二位可真会开玩笑,这杯子怎么能是普通的玉能相提并论的,这是,这是。”

他口吶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九龙杯到底有什么超凡脱俗的地方。

“想要知道九龙杯到底值不值钱,我可以帮你们验证一下。”穆峰推门而入。

顿时,房间里的人目光全都转向他。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郑濡阳惊愕地问道。

他的家闯进来一个人,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怎能不让人震惊!

楼下那群饭桶保安,居然一点都没有觉察到。

“我是谁不重要。”穆峰脸色和善,“重要的是,我能够帮你证明,这九龙杯的独到之处。”

他目光扫过众人,落到了酒柜上。

从酒柜中拿出一瓶酒,倒在酒杯中。

顿时,房间里清香四溢。

“用此杯饮酒,能让人身体通泰,起到延年益寿的效果。”穆峰缓缓地说道。

“切,这广告做的可不怎么样,谁知道能不能延年益寿?”唐二少撇着嘴问道,“难道等我八十岁以后再找你验证吗?”

“就是,老郑你卖个杯子还找个托,怪不得生意一直做不起来,诚信有问题。”周大少笑着说道。

“我不认识他。”郑濡阳连忙辩解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瞪着眼睛问穆峰,“深更半夜,闯入民宅可是要坐牢的!”

穆峰是丝毫不在意他的威胁。

“九龙杯的杯体上,所雕刻的只有八条龙。”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郑濡阳伸手指着穆峰,瞪大了双眼,急急地说道,“你,你,你怎么知道!”

杯子已经被他占有了七年。

他观察了无数次,始终不知道这雕刻着八条龙的杯子,为什么叫九龙杯。

“原来是个假货。”唐二少哈哈一笑,目光中露出一丝不屑。

“不是假货。”穆峰莞尔一笑,“杯子倒上酒之后,你能看得到杯底有条龙在游走,这就是第九条龙。”

唐二少和周少两个人相视一眼,立刻撅着屁股向杯中望去。

“我靠,真的有啊。”周少内心之中的震撼,溢于言表。

“我看看。”郑濡阳推开两个人的头,向杯中望去。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九龙杯的来历。

没等他看清楚,穆峰一把抢过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你干什么!”郑濡阳嘶吼一声,“把宝贝还给我!”

穆峰脸色一沉,“凭什么说是你的?连宝贝的来历都将不明白,你配拥有它吗?”

郑濡阳心中一惊,看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来夺宝的!

他冲到窗户前,对着寂静的院子大声喊道,“来人,快来人啊,有人抢劫!”

接着,厢房里跑出来五六个保安,他们手里拿着棍棒冲上了二楼。

“你们给我弄死他!”郑濡阳大声喊道。

穆峰随手一挥。

一股风刀射出。

五六个保安顿时被割破喉咙,气绝身亡。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郑濡阳战战兢兢地问道。

“杀你的人!”穆峰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随即,转身下楼。

石亭前。

穆峰将他丢在地上,“郑濡阳,你可还记得七年前,穆家是如何家破人亡的吗?”

七年前!

郑濡阳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青年人,脑海里浮现出曾经那个稚嫩的脸庞。“你,你居然没死!”

“七年之前,六和城主申不亦谋害我全家,杀死我父母双亲,又欲将我活活烧死,幸亏我恩师从这里路过,将我救下。”穆峰脸上挂着一丝凄楚。

“你们谁都没想到,我居然活着吧?”

郑濡阳口气立刻软了下来,“当年是申不亦要杀你,跟我没关系啊。”

“当年申不亦害我全家,而鹃城这些上流世族尽皆在场,你们哪一个不是帮凶?”穆峰怒问道。

郑濡阳讷讷不知该作何解释。

“不管是谁,凡是当年参与害我家破人亡的人,谁都活不了!”穆峰咬着钢牙,愤恨地说道。他目光转向郑濡阳,“这里曾是我父母殒命的地方,今天就用你来祭奠他们的在天之灵!”

穆峰说着,缓缓抬起手来。

“不要。”郑濡阳彻底慌了,“我,我有件事情想要说。”

“说!”

“我知道你的妻子,她还活着。”郑濡阳急切地说道。

自己的妻子,段墨嫣么?

曾经无数个夜里,魂牵梦萦的人,她还好吗?

穆峰的眼泪夺眶而出。

“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带你去找她。”郑濡阳恳求道。

他哪里知道段墨嫣在什么地方,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他的缓兵之计罢了。

“不必了,我的妻子我会去找。”穆峰面色一寒,一掌拍碎了他的头颅。

“你还是给我父母去赔罪吧。”

 
 
 
 
 
 
第2章 我有一子?
 
 
 

“他竟然杀了郑濡阳!”唐少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来报仇的,快走!”周大少提醒道。

几个人争先恐后地向门口走去。

“站住!”

穆峰身影一晃,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唐少头一仰,“我可是······。”

“你爹叫唐继宗。”穆峰转过脸来又看着周大少,“你爹叫周宙。”

周大少一怔,“你怎么知道?”

这个年轻人,跟他们年纪相仿,看样子又不像是鹃城上流世族的人,他怎么会认识父辈的那些人呢?

“告诉你们的爹。”穆峰语气平缓地道,“这几日,有老朋友去拜访他们。”

这几个家伙心中疑惑。不懂穆峰的意思。

郑濡阳在鹃城不过是不入流的角色,他们的家族,远不是郑濡阳可比的。

难道,他还敢对他们这些豪门世族动手?

这个年轻人未免太狂傲了吧?

唐少刚要出言讥讽穆峰,却不料周大少抢着开了口,“好,我们一定将这话带给我们的父辈。”

穆峰冷哼了一声,面色依旧冷峻。

“只是不知道这位大哥,该如何称呼呢?”周大少谄媚地笑着说道,“您说出名字来,我们也好告诉各自的父亲,您说是不是?”

只要他能够说出名字来,他们也好做防范。

“我的名字,他们还不配知道!”穆峰一字一顿地说道。

周大少和唐少两个人相视一眼,周大少使了个眼色。

“好好,那么我们就在家里,烫好酒,做好菜,等着大哥大驾光临。”唐少说完干笑了两声,“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这两个人灰溜溜地小跑着离开了。

“星灿,把院子收拾干净。”穆峰说着,缓步走向了房内。

“是,大人。”星灿身影一晃,出现在了院中。

厅堂中。

穆峰一把打碎梨花木桌面,伸手拿起两块较为平整的木板,手指如刀,在木板上刻了两个排位。

将这两块灵牌摆好,穆峰重重地跪了下去。

“父亲,母亲,我这次回来,定要报当年害死你们的大仇。”穆峰重重地磕了几个头。

星灿快步从庭院中走了进来,“大人,刚刚凤凰传来消息,说您还有一个儿子尚在人世。”

儿子?

穆峰心中一动,他双眼略显茫然。

难道,当年自己被师父救走的时候,墨嫣已经怀孕了不成?

“消息确切吗?”穆峰问了一个及其幼稚的问题。

凤凰,他手下情报刺探的助手。

消息从来都准确无误,怎么会有错呢?

“没有。”星灿答道。

“那,他在什么地方?”穆峰说着站了起来,那双如死神一般的眼睛里,泛出一点点希望。

儿子,没想到他穆峰居然还会有儿子。

没有父亲,这些年,你过得可还好?

“公子是在朱家。”星灿说道。

“朱家?哪个朱家?”穆峰疑惑地问道。

“朱胜雄的朱家。”

穆峰恍然大悟,父亲在世的时候,确实有这么一位朋友。

据传,这朱胜雄的家中,有一位老神仙。

所谓的老神仙,不过是修习了某种法门,活了两三百岁罢了。

穆峰的父亲穆卫城当年是做药材生意的,每年朱胜雄都会来穆家买珍贵的药材。

而穆卫城为人和善,总会以最低价卖给朱胜雄。

孩子在他的家,想必这朱胜雄对父亲还心存感念,才收留孩子的吧。

如果是这样,孩子这些年应该过得还不错。

“星灿,备车。”

“是,大人。”

安静的公路上,一辆越野车奔驰着。

穿过鹃城最繁华的街道,可是,穆峰根本没有任何心情,去看外面的风景,尽管已经离开了七年。

没想到他穆峰居然还有个儿子。

有了儿子,便有了希望。

倒时候,再把墨嫣找到,他们一家人便可团聚了。

穆峰憧憬着一家幸福的场景,嘴角也泛起一丝微笑。

星灿一阵急刹车。

汽车停在了一栋大别墅的门前。

别墅的门楼上,院中,皆挂着白布,里面摆放着花圈。

难道,这朱家死人了吗?

穆峰下了车,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守夜的保安。

他坐在门口,打着哈欠,一副倦怠的模样。

“请问,这朱家谁死了?”穆峰问道。

“谁说死人了?”保安没好气地说道,“我们朱家的世祖爷爷,今天过寿。”

过寿?

过寿应该是满堂欢喜,布置的灯红酒绿才对,为什么挂满了白布,搞的像死人一样?

见穆峰心中疑惑,保安悄悄地说道,“我们家世祖,活了几百岁,过寿相当于渡劫。”

“哦。”穆峰了然地点了点头,这活的年纪大了,过寿也过的这么别致。

“那我要准备一份寿礼了。”

“不用。”保安摇了摇头,“世祖爷爷过寿,不见客的。”

不见客?还有这种规矩?

穆峰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毕竟,朱家有自己的规矩。

“那,你知不知道朱家有一个姓穆或者姓段的小孩?”穆峰和气地问道。

他此刻太想知道孩子的下落了。

保安听了这话,顿时笑了起来。“哥们,您可真会开玩笑,朱家怎么可能有姓穆或者姓段的人。”

“是他们领养来的孩子。”穆峰解释道。

保安摆了摆手,“您一定是搞错了,穆家没有领养过孩子,并且整个朱家,就是连下人都没有姓穆和姓段的。”

没有?穆峰双瞳一缩,难道是凤凰的消息搞错了不成?

回头一定要好好责备她!

“那,这朱家就没有其他的小孩子了吗?六七岁左右的。”穆峰不甘心地问道。

保安见他追问不停,突然笑了起来,“你该不是来找那个野孩子的吧,只有他六七岁。”

穆峰听了这话,顿时脸色一变。野孩子?他们怎么能说自己的孩子是野孩子呢。

瞬间,穆峰了然了,这朱家一定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骨血,故意对别人说自己的孩子,是野孩子的。

这朱家一定是怕那四大家族的人,斩草除根才这么说的吧。

这朱胜雄也是用心良苦啊。

“我告诉你啊。”保安突然神秘地说道,“这朱家的世祖爷爷,每次过寿,都要用小孩子的心头血做药引子,今年,恐怕就是这野孩子了。”

 
 
 
 
 
 
第3章 猪狗不如的畜生
 
 
 

“你可知道,这野孩子关在什么地方吗?”穆峰问道。

保安一怔,他上下打量了穆峰一眼,“你是干嘛的呀?”

星灿唰地一下,抽出腰间的一柄钢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我们大人问你话呢,老实回答。”

保安顿时吓得面色如土,“我,我不知道啊。”

“星灿,杀光他全家。”穆峰冷冷地说道。

“别,别。”保安咕咚咽了一口口水,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我,我说,在地下密室里。”

穆峰听了这话,顿时大怒。

他伸手一掌,拍在这名保安的脑袋,登时,这名保安昏了过去。

对于普通人,他并不滥杀。

穆峰身影一闪,进了朱家。

果然,朱家的厅堂之上,摆着一个朱红色的棺材,棺材的正面,篆刻着一个大大的寿字。

而朱家守灵的人,则在棺材的旁边,打起了麻将,他们嘻嘻哈哈,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原以为,这朱家会善待自己的孩子。

没想到,他们竟然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真是该死!

穆峰神识一扫。

在院中的假山后面,果然见到地下有一间密室。

而密室的入口,居然是在一楼的一处床下。

穆峰身影一晃,穿过厅堂,棺材前的条案上,那两盏烛光跳了几下。

一楼的房间里。

此刻,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在床上调情。

女人催促道,“哎呀,你个死保安,你快点走吧,待会被我爹发现了,那就糟了。”

男人却一脸贱笑地说道,“被你爹发现了才好呢,我正好光明正大地做你朱家的女婿。”

“胡说,我可是已经结了婚的人了。”女人娇嗔道,“那钱家你以为能放过你吗?”

“你那死鬼老公,又没什么用,赶紧跟他离婚吧。”保安抬着起了女人的下巴,亲了一口。

“你就是贪心。”女人在他的胸口上,打了一粉拳,“都已经提拔你做我们家的保安队长了,你居然还想着霸占老娘。”

“什么叫霸占,我可是为了更好的伺候你哦。”男人贱兮兮地说道。

“行,这不是正谋划着呢嘛,下个月等我们家世祖爷爷身体康健了,倒时候把钱家的家产抢过来,我就嫁给你。”女人娇笑说着,突然双目一凝,因为她看到眼前多了一个人。

“你,你是谁?”她颤声问道。

穆峰手一挥。

顿时,女人飞了出去,头重重地撞在了墙上,顿时后脑上血流如注。

那男保安刚要坐起来,星灿一刀砍掉了他的脑袋。

进了密室入口,灯光昏暗,冰冷的墙壁上,逼仄的走廊居然在滴着冰冷的水珠。

穿过一道长长的走廊,终于来到密室之中。

一股难闻的气味儿扑鼻而来,屎尿味儿夹杂着一些腐烂的味道。

这密室有一扇铁栅栏门,门上挂了一把三环大锁。

而在密室的角落中,确实躺着一个孩子。

他瘦骨嶙峋,气若游丝。

穆峰将铁栅栏掰断,来到孩子的面前。

“儿子。”穆峰将孩子抱起来。

他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能够清晰地他身上的每一根肋骨。

肉眼都能看到,他心脏跳动的样子。

“水,水······。”他声若蚊蝇一般,重复着这个字。

穆峰掏出刀来,毫不犹豫地割开了手臂。

一股浓浓的血液流进了孩子的嘴巴里。

他像是一个初得母乳的婴孩一般,贪婪地吸食着。

好一会儿,孩子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然后沉沉地睡去。

“大人,待我杀光这些猪狗不如的畜生。”星灿闪身来到他的面前。

“不。”穆峰目露寒光,“我要亲手折磨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

他将怀中的孩子递给星灿,转身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灵堂旁。

几个人悠闲地搓着麻将。

“白板,他妈的,今天晚上我还真是倒霉啊,除了东西南北风,就是红中和发财,好不容易来个不一样的,居然是张白板。”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年轻人骂道。

这个人,便是钱家未来的继承人钱路广,床上偷情的女人的丈夫。

“姐夫,你别玩了,待会我大姐等你等的该着急了。”坐在他对面,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说道。他是朱胜雄的二儿子。

“你姐估计已经睡了。”钱路广说着,又摸了一张牌。

“不对,她已经死了。”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顿时,打麻将的几个人一怔。

他们回头一看,只见棺材上居然坐着一个人。

“你是谁?你怎么跑世祖爷爷的棺材上去了?”

“你找死吗?快他妈下来!”

朱二少拿起身旁的一个木棒便向穆峰打来。

穆峰随手一挥。

啪。

朱二少立刻飞出院中二十多米,当即脑袋朝下,摔的气绝身亡。

钱路广顿时大骂,“你敢动手打人,难道活的不耐烦了吗?”

嘴上如此说,但是,他却往后退了几步。

虽然他们钱家仰仗朱家,但是,玩命的事儿他可不会干。

剩下两个人是朱胜雄的侄子,他们见状,顿时向穆峰扑了过来。

可是,刚走到穆峰的身边,一柄钢刀已经划破了他们的喉咙。

星灿一手怀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握着滴血的钢刀。

“你知不知道朱胜雄在什么地方?”穆峰身影一晃,来到钱路广的面前。

钱路广倒是识趣,噗通跪了下来。

“他住在天华路十八号,这里是世祖爷爷的家。”

“你那老婆偷人,已经被我杀了,你走吧。”穆峰说道。

钱路广听了这话,如蒙大赦一般,磕了几个头,然后转身逃走了。

穆峰一掌推开棺材盖,只见一个穿着寿衣的老人,正躺在棺材里。

他满脸的褶皱,缓缓睁开的眼睛,露出一丝恐惧。

“老狗,你想要用我儿子的命,来换你的命,真是找死。”穆峰说着,向星灿伸出了手。

星灿将钢刀递给他。

穆峰将手中的钢刀舞的繁星点点,而棺材里的朱家世祖,已经被砍得支离破碎。

“朱胜雄很快便会找你去。”穆峰对着一堆碎肉说道。

他转身拿起棺材前的一盏蜡烛,点燃了棺材上方悬挂着的白布,顿时,火苗一下蹿到了房顶上。

滚滚的白烟,伴随着火光,将整个房子点燃。

 
 
 
 
 
 
第4章 取名穆野
 
 
 

鹃城,天空医院。

穆峰怀抱着孩子,下了车。

这孩子太虚弱了,除了还有一点微弱的呼吸之外,已经接近死亡。

“大人,您医术天下无双,何必来这医院为公子治病呢?”星灿说道。

穆峰叹息一声,“我手上并无药材,如果给他输入真气的话,只怕他的身体承受不住啊。”

星灿顿时明白,他快步向儿科走去。

儿科。一名女护士正趴在护士台上休息。

女护士叫柳依依,身高一米七三,圆圆的脸庞,有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像极了可爱的玩具娃娃。

身为一个护士,她还是非常尽职尽责的,即使是没有病号的晚上,她依旧会坚守在护士的岗位上,而不是找个没人的地方休息。

星灿敲了敲桌面,“快起来,有病号。”

她条件反射一般坐了起来,她双眼朦胧地看着星灿,“哪有病号?”

“在这里。”穆峰从后面快步赶来。

柳依依顿时站了起来,她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这孩子怎么搞的,怎么瘦成这样?你是孩子的什么人?”

“我是孩子的父亲。”穆峰说道。

“是亲生的吗?”柳依依对他的身份充满了疑惑。

穆峰心中诧异,这护士好没礼貌,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当然是亲生的。”

“我以为你这孩子是捡来的呢!”柳依依顿时脸色突变,“你为什么要虐待孩子,这可是犯法的。”

穆峰沉默不语。

作为一个父亲,他确实很不合格。

在孩子幼年的时候,给不了他应有的父爱和安全感,穆峰觉得惭愧。

“快将孩子放到屋里床上,然后去挂号。”柳依依说着,来到孩子的面前,一脸的担忧。

穆峰转身下了楼。

一楼的挂号处,穆峰交了钱,值班的护士问道,“你和孩子是什么关系。”

“父子。”穆峰答道。

“孩子几岁了?”护士又问。

“可能,是六岁吧。”穆峰答道,孩子什么时候出生的,他也不确定。

护士好奇地看了他一眼,父亲难道不知道自己孩子的准确年龄吗?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穆峰一怔。孩子的名字?他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和段墨嫣分别的时候,她确实怀了孕。

只不过,那时候刚刚三四个月,根本没有来得及起名字。

“我先想一下。”穆峰说道。

“什么?”值班护士差点惊得下巴掉下来,“身为一个父亲,居然把自己孩子的名字忘掉了?”

穆峰尴尬地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值班护士疑惑地问道。

孩子的名字还需要想?即使是亲戚朋友家的孩子,也用不着想吧。

“别人都喊他野孩子,那么就叫穆野吧。”穆峰淡淡地说道。

在值班护士的逼迫下,孩子有了自己的名字——穆野。

值班护士更加震惊了,他不是忘记了孩子的名字,而是根本就没有名字!用的时候才起名,这个父亲你可真奇葩。

付过费之后,穆峰按照药单抓了药回到了儿科。

柳依依配好药之后,刚准备给穆野扎针,突然一大群人冲进了儿科。

走在最前面的男孩叫徐浩,是鹃城一个富商的儿子。

他一身的名牌,手中捧着一大束玫瑰花,一脸兴奋地来到柳依依的面前,“依依,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柳依依见此情景,顿时眉头一皱,“徐浩,你怎么来了?我现在是上班时间,请你离开。”

徐浩却嬉笑着说道,“我来给你过生日呀,现在刚过十二点,惊不惊喜?”

徐浩身后的一群跟班,顿时起哄起来。

“亲一个。”

“亲一个。”

“······。”

“······。”

星灿见此情景,立刻将手伸向了腰间,敢在公子大病的时候捣乱,这群人该死!

穆峰伸手制止了他的下一步行动。

星灿见此,向后退了一步。

“我现在是上班的时间,更何况现在我还有病号呢,请你们立刻出去!”柳依依气的涨红了脸。

徐浩见佳人发怒,顿时对后面的人挥了挥手,吵闹声顿时停了下来。

“我这不是,想给我未来的老婆,过个生日嘛。”徐浩一脸恬不知耻的表情。

“我不是你老婆,请你不要乱讲!”柳依依转过身,拿起了针管。

“迟早还不是,你爸可是很看好我的哦。”徐浩不依不饶地纠缠道,“我们徐家,在整个鹃城,可是垄断了整个建筑原材料的大豪门,跟你们柳家,也算的上是门当户对吧。”

柳依依没有理他,继续给穆野扎针。

徐浩瞥了一眼病床上的穆野,他一把抓住柳依依的手,“一个快死的孩子,有什么好治的,咱们先过生日好不好?”

穆峰听了这话,双瞳一缩,心中升起一股杀意。

诅咒自己的儿子,该死!

柳依依甩开他的手,“徐浩,你闹够了没有,我现在有病人,没时间陪你瞎胡闹。”

徐浩一怔,“那我就先弄死这个死孩子,再给你过生日。”

他说着,居然真的走到穆野身边,伸手去掐穆野的脖子。

为了给喜欢的人过个生日,居然敢草菅人命!

他真的是活够了!

“喂,你要干嘛!”柳依依惊恐地大叫道。

“找死!”穆峰一个箭步挡在徐浩的面前,伸手扼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徐浩的脸,立刻因为无法呼吸,憋成了酱紫色。

他翻着白眼,双脚凌空乱蹬,一副快要死掉的模样。

穆峰的这个动作,顿时吓坏了徐少的那群小跟班。

“喂,你要干什么?”

“快放下徐少,否则你就死定了。”

“兄弟们,弄死他!”

他们说着,居然真的打算对穆峰动手。

星灿忍不住拔出腰间的钢刀,护在穆峰的身前。

这柄刀,顿时吓住了那群手无寸铁的家伙。

他们不敢在叫嚣,傻愣愣地看着星灿,不知所措。

“星灿,保护柳护士,不得让任何人靠近。”穆峰冷冷地吩咐道。

“是,大人。”星灿应答道。

穆峰手里举着徐浩,向外走去,“你们不是要弄死我吗?可以一起来了。”

他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杀意。

 
 
 

原文链接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手机)

此文由 笔趣堂-热门小说导航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男频小说 > 都市情感 » 七年之前,他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被六和城主申不亦害得家破人亡。 七年之后,他以圣尊的身份,重新回到这里。

感觉不错,很赞哦!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