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堂-热门小说导航

三年前,他为妻子弟弟替罪入狱。三年后,他是天龙统帅,权倾天下。回到家中,妻子却拥入别人怀中……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头部广告位(手机)

天龙神帅

主角: 林辰, 唐若若
字数: 1,165,421
状态: 连载中 共 549 章

三年前,他为妻子弟弟替罪入狱。三年后,他是天龙统帅,权倾天下。回到家中,妻子却拥入别人怀中……
 
 
 
第1章 战神归来
 
 
 

欧洲,第一女王皇宫。

“林帅,我吹的还行吗……”

“不错,节奏再快点。”

号称全球最美的第一女王,含情脉脉的看着眼前的东方男人,吹奏笛曲。

“林帅,你真的决定要回去了吗?”

“嗯,北疆已平,可归。”林辰平静的说着,思绪早已远飞。

“那个女人真有这么好吗……”

爱丽丝心中一颤,自己权势滔天,倾国美貌,无数男人为之癫狂,但在自己爱的男人面前,却显得十分无力。

良久后痴痴道:“林辰,你记住,即使天塌地陷,千刀万剐,也无法改变我对你的追求。”

……

萧瑟秋风的长庭街上,看不到几个行人。

只有一个雄伟青年身影逆着风寒,踏步而来。

在他的身后则是一位身穿一星将服的男子,沉默跟随。

待林辰在街道一处停了下来,这才沉声开口。

“林帅,我去接夫人下来吧!”

青年只是挥挥手,示意不用。

眼前这个青年便是林辰,在普通人耳中或许闻所未闻。

但在军部,在某个神秘组织中这两个字就是看得见的传奇,是当之无愧的华夏战神!

二十五岁创建了让世界闻之震撼的长羽军。

如今年仅二十六已是华夏统帅,举世无双,奠定边疆十年,和平无恙。

“自忠,你在此处等我,我一人前去看看。”

林辰自顾自的走在前面。

留下华夏国中数不出十位,声名显赫的一星少将蒙自忠在风中凌乱。

但面对林辰,这位将军也只能平静等候。

片刻之后,林辰抬头看着眼前一栋楼房,停住了脚步。

随即从口袋中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深吸一口。

看着烟雾在秋风中飘散,回忆瞬间涌上心头。

二十岁,正值青春年华,他碰到了一生挚爱秦沐知,为了获得沐知母亲白秀琴的认可,做起生意,开上一间小公司。

在婚礼前夕,秦沐知亲弟弟喝醉失手将人打成残废,被判坐牢。

为了不让爱人难受,毅然选择替弟坐牢。

原本以为要在监狱中度过刑期,却因被军部看中,改变了林辰的一生。

入狱前,他和秦沐知定下的三年之约。

因为军人身份保密,一直没有联系秦沐知。

秦家也在自己坐牢之后便像是人间蒸发,没有了一丝联系。

如今,三年之约已到,他回来赴约。

多年过去,物是人非,林辰凭借着记忆深处的印象,找到当初两人温馨的婚房。

咔咯——

林辰手中捏着一把保存完好的钥匙,不由得摇头。

三年过去,秦沐知家的钥匙已经更换。

他伸出手,轻敲大门。

大门缓缓打开,林辰一眼看见似变又没变的房间。

随即一个高颧骨、薄嘴唇,十分不耐烦的脸庞浮现眼前:“谁啊?”

开门这人正是自己的岳母白秀琴。

就在这时,白秀琴笑容忽然僵住,看着站在眼前的林辰就是见到鬼一般,十分慌张。

林辰自知事情有些不对劲。

“妈,谁来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林辰太熟悉了。

是这三年来,他朝思暮想的妻子秦沐知的声音。

林辰微微一笑,大步流星,内心急迫的朝着声音传出的客厅走去。

三年之别,无数思念之意,涌上心头。

白秀琴却连忙一边阻拦,一边大喊:“你怎么私闯民宅啊!”

几步走来,林辰一眼看见朝思暮想的秦沐知。

但在她正挽着一个青年男子。

他的五官略显精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

未来得及林辰说话。

秦沐知和林辰对视一瞬,随即脸色大变。

忽地站起身来,惊恐的开口:“你,你怎么回来了!”

一旁青年男子后知后觉,皱了皱眉开口:“这谁啊!”

林辰看到这一幕,浓烈思念之情,瞬间被冷水浇灭,压制情绪询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三年之约?”

“什么三年之约,你不要在这胡说八道!”白秀琴此时连忙赶了过来,拦在林辰的前面:

“还想我女儿等你这个没用的废物三年不成?别来搅合我女儿的终身大事!”

林辰平静的从口袋中掏出一盒烟,敲了敲,抽出一口,点燃深吸一口,觉得莫名讽刺。

自从和秦沐知在一起后,为了爱情,受尽秦家屈辱。

创立公司后,财产也是不留一份全都交给秦沐知。

为秦家付出一切。

三年屈辱,三年戎马。

从认识秦沐知到现在,他坚信,他们一定能走到最后,因为他独爱她一人。

只是今日这一幕,让他迟疑。

这些年受的苦,遭到罪,思的情,是不是错付了?

秦家就这么狼心狗肺?

要是当初没有被军部看中,自己这辈子恐怕就这样被毁了吧!

“你还在这干嘛?”

白秀琴看情况不对,站在林辰面前伸长脖子,如同一个愤怒的公鸡,开口道:“你要是还有一点良心,就赶紧和女儿离婚,你一个坐过牢的人,我女儿是绝不可能和你一起?这房子还有公司你也不要想了,我女儿被你这个废物耽误这么久,应当是你补偿她的!”

名叫周正豪的男子此时也缓缓站起身,整了整身上的西装,一脸不屑的嗤笑一声:“林辰是吧?我很好奇你这样的社会垃圾为什么会妄想和秦沐知在一起?谁给你的勇气?”

林辰没有理会周正豪,他只想听听秦沐知怎么说。

或许只有那样,林辰才有勇气面对被最爱的人背叛的事实:“为什么不等我?”

秦知沐深呼一口气:“就像正豪说的,你如今一无所有,给不了我想要的。你帮我弟坐牢,本就是你心甘情愿的,也算是赔偿我这些年的青春年华了。”

“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回来了就好好找一份工作,维持你基本的生活,我和你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林辰嗤笑一声,原来如此。

想想这些年,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原来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罢了。

一时间酸甜苦辣齐涌上心头,只是神情上他唯有强装镇定。

这次回来,原本是想让秦沐知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享尽世间一切尊荣。

而现在,自认为忠贞不渝的爱情,竟然会被他最看不上的金钱所打败。

“你们会后悔的!”林辰摇了摇头。

说出这话,看似波澜不惊,但他的心中却如同被重击一般。

这么多年来,论权势地位,他做到了举世无双,追求他的女子更是不计其数,他通通都拒绝了。

只因为,他心中唯有秦沐知,其余人其实美若天仙,他也做不出负她之事。

但如今,他做到了,自己心爱的那个人,却给他这样的答案。

自古多情空余恨,即使在军中磨砺,钢铁意志的林辰,在这一刻,面对这段感情,他和普通人一样。

难受至极,唯独能做到的不过就是保留男人的体面,不将神情表露出来。

白秀琴一脸嫌弃的瞥了眼林辰:“你看,人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你一个穷小子,现在除了一两句狠话,还不是只能忍气吞声的受着?”

“你态度好点,说不定沐知还能给正豪求求情,安排你到他公司做个保安,真是一点都不会做人。”

周正豪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神情愤怒开口:“我警告你,你现在是私闯名宅,还是刚出狱的人。我现在要是报警,你会立刻再回号子中蹲上几年,给你三个数,赶紧给我滚!”

“三!”

啪——

周正豪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在客厅之中,余音绕耳。

一个五指分明的红印显现在周正豪懵逼神情的脸上。

 
 
 
 
 
 
第2章 我名林辰
 
 
 

周正豪懵了。

随即,脸上的表情被愤怒所代替。

这种耻辱,周正豪活了大半辈子从未尝试过。

他从小到大,只要想要的,即使是在别人手中,也能轻易得到。

没人敢说半个“不”字,因为他们害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而眼前这个林辰。

竟然直接无视自己,甚至……甚至敢打自己脸!

他绝对是在找死!!!

面前的白秀琴大惊失色,生怕周正豪因此厌恶上自己一家,赶忙扑到林辰身上,又是打又是骂,头发蓬乱,犹如一个母夜叉。

“你真是一个疯子,你坐牢做疯了吗?我女儿好不容易找到个好人家,你能不能不要再祸害我女儿,真是作孽啊!”

秦知沐看到这一幕,无奈的笑了笑:“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只懂得用武力解决问题,太幼稚了,你永远无法想象林家,会带给你怎样的报复!”

秦沐知一脸似乎深知社会规则的神情。

林辰十分想笑,但又笑不出来:“是么?怎样的报复?”

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瞬间就能在他心中烟消云散的。

当初他为秦家做的一切,似乎都不复存在,如今他的来到,仿佛是罪人一般。

秦沐知能说出这样的话,虽说并不能威胁到如今的林辰,但对他的心无疑又一次重击。

周正豪眼神阴冷至极的盯着林辰,低沉开口:“你等着,你会死的很痛苦!我要让你在苏白市犹如一只过街老鼠!生不如死!”

林辰认真的点了点头:“希望你说到做到。”

随即,林辰转身就走:

“我名林辰,在苏白市等你!”

“还有,明早,民政局见!”

秦沐知很不理解,林辰为什么今天能这么淡定?

甚至……有种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感觉。

这让秦沐知很不爽。

因为,在她心里,林辰一直都是一只哈巴狗的角色。

不是应该拼命的求自己么?

虽然,就算林辰求自己,秦沐知也绝对不会答应。

朝着林辰的背影大喊一声:“后悔的一定是你,豪哥一定会让你好看!”

白秀琴看着离开的林辰,瞬间收回喊闹。

蓬乱头发遮挡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庆幸得意的表情:

“滚吧!我女儿总算彻底解脱了。真是个怂蛋,我家正豪几句话,就吓的灰溜溜的跑了。

“太好了,我们秦家终于要翻身了!”

周正豪捂着被打肿的脸恶狠狠的道:“放心吧,丈母娘,我一定会让这废物好看!”

“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周正豪看着略显疑惑的秦沐知和白秀琴,继续开口:

“今天我听到消息,苏白市来了一尊大人物。”

“大人物?”

“佛艾国的爱丽丝女王。”

秦沐知瞬间被吸引起来,连忙询问:“就是那个,一只宠物狗被炸死,就将整个贝利政府彻底洗牌的女人?”

周正豪点了点头:“没错,据我得到的消息,她已经到了苏白市,而她来苏白市的目的,据说是来找一位青年男子结婚的。”

秦沐知一脸羡慕:“那个男人也太幸福了,竟然能高攀上这般无上地位的女人!”

周正豪打断她:“错了,据说那个男人要比爱丽丝女王的身份更加显赫,准确来说,是她想高攀那个男人!”

“啊?!”秦沐知懵了。

忍不住心中憧憬,秦沐知不禁反问道:“让爱丽丝女王想渴望高攀的男人,那该是何等的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再想想离去的林辰。感叹万分。

同样是不到三十岁。

一个手眼通天,风华绝代。一个却才刚出狱,甚至连下一顿饭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

“所以这次接待宴会是能接触到两位通天大人物,飞黄腾达的好机会。”

周正豪扶了扶金丝眼镜:“我内部有人,到时一定能搞到接待宴会的邀请函,至于林辰那窝囊废,留他几天也无妨。”

白秀琴欣喜若狂的夸赞道:“正豪,你可真厉害啊,比起林辰那个窝囊废不知道要强上几万倍,我们秦家有你真是有福!”

……

苏白市。

清江街。

林辰从秦沐知家中离开,一人漫无目的的走在曾经无比熟悉的大街上。

萧萧秋风,吹透心窝,竟然有种刺骨凉意。

看着熟悉的苏白市,触景生情。

这每一处,曾经都和秦沐知来过。

本想着未来还能继续走下去,但已经不可能了,从今往后这苏白市,再也不会有他两人一同出现的身影。

叮——

一条短信跃然出现在林辰的手机屏幕上。

“林帅,爱丽丝女王已经到达苏白市,并邀请您参加明晚金帝酒店的宴会,要公开追求您,您要避一避吗?”

林辰收回思绪,微微皱眉,正准备回复。

这时,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站在林辰身前,停顿住脚步。

“林,林辰!你是林辰!记得我吗?我李伟啊!”

瘦高身材的李伟,看着林辰一脸激动。

林辰抬眼看去,收起手机。

李伟,是他的大学同学,富二代,也是为数不多的知心好友之一。

在自己曾经创业的时候没少帮忙,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他。

让他心中的伤感之意,略微收上几分。

“你什么时候出狱的?当初我去了几次监狱看你,后来听说你转狱了,也找不到你了,回来也不说一声。”

李伟主动上前,一把搂住林辰的肩膀。

这要是在军部中,这样的举动和找死无疑。

但此时的林辰,并没有太多动作。

因为这是唯一一个在他服刑期还看过他的好友。

“弟妹呢?没陪你一起出来?”

伤心之事再提。

林辰眼眸中夹杂一抹忧伤,缓缓开口:“我和她离了,明天办离婚证。”

一时间被提起,心中忧伤之意,再次涌上心头

“什么?当初你可是替他弟坐牢,现在回来,直接翻脸不认人了?这特么是人干的事?”

李伟听闻勃然大怒,为自己这个兄弟感到不平,随后打开不远处的奔驰:

“走,去我家。明天我陪你,一定要狠狠教训一下那个忘恩负义的绿茶婊。”

“林辰,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吗?”

林辰淡微笑回应:“暂时先看看吧。”

这次回来本是见秦沐知,履行三年之约。

同样也再次享有属于自己的那份爱情,但如今一切都变了。

秦沐知背离了自己,心中惆怅意难平,虽成伤心地,但这也是他的家乡,并不打算马上离开苏白市。

但一时间也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他在这偌大的苏白市中,没有家了。

李伟若有所思,拍了拍林辰肩膀。

“没事,回来就好,有哥在会助你东山再起的,你工作的事我帮你搞定!”

他知道现在的林辰已经一无所有,对未来迷茫很正常。

作为兄弟,他一定要拉他一把。

“不用,我现在还行,不用找工作。”林辰回绝。

现在的他权势滔天,金钱更是享之不尽,工作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李伟拍了拍林辰的肩膀。

当初的林辰仅二十二岁就创立公司,风光无限,比李伟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竟让当年那个风采绝伦的男人,竟然沦落街头流浪。

李伟认为,林辰之所以不让自己帮他,很大可能是因为他刚从监狱出来,心生自卑,不愿麻烦别人。

看此刻林辰强撑面子,李伟眼眶微红,哪个男人愿意展现自己落败的一面。

辛酸之情涌上心头,为自己兄弟感到不值。

“明天,明天去民政局,我给你当司机,让那个贱女人看看,我兄弟还是当年那位风流人物!”

李伟声音哽咽,将眼泪强忍了回去:“对了,这把钥匙给你。”

说着,李伟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钥匙,放在林辰面前。

林辰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李伟硬把钥匙往林辰手中塞:“拿着吧。你突然回来,做兄弟的没来得及准备礼物,只能送套房子给你。面积不大,你可别嫌弃!”

林辰心中明白,李伟还不知道他的身份,知道他被秦沐知赶出来,担心自己晚上没地方住。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一暖,李伟这份兄弟情,也算是对他如今最大的慰藉。

“李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不用担心,我在南三环,碧水龙城那有套房子。”

听完,李伟不禁愣了一下。

碧水龙城?

那可是苏白市房价最昂贵的别墅区,一栋至少几千万以上。

其中还有一座刚竣工的云顶别墅,更是高达三亿,建立龙顶山之上,从那上面能俯瞰整个苏白市。

能在那里买房子的人,非富即贵,只有苏白市最有权财的人方可有这个资格。

是至高无上地位的象征。

就算是他,也没有能力随便在那买一套。

现在的林辰,怎么可能在那里有房子?

但李伟并没点破,只是笑着说:“那改天,我一定去拜访。”

说完,李伟收起钥匙,不动声色的塞了一沓钱在林辰口袋。

这个小动作,并没有逃过林辰的眼神,只觉得即感动又尴尬。

看来李伟是认定他已经山穷水尽,送房子不成,便送他钱,让他能住上酒店。

这是自己兄弟的一份心意,林辰没有理由再次拒绝。

“李伟,三年时间,物是人非。没想到你对我,依旧还和当年一样。”

“这份情谊,林辰铭记于心。以后华夏内外,有求必应!”

李伟咂摸着林辰的这句话,嘴角淡淡的笑了起来。

喃喃自语道:“我这兄弟,还是这么要强。”

“一天是兄弟,一辈子便是兄弟!”

 
 
 
 
 
 
第3章 明晚宴会,我带你去!
 
 
 

两人寒暄几句,林辰让李伟开车将他送到南山路,蒙自忠会在这里等他。

冷风吹在林辰身上,让他瞬间冷静下来。

本以为和秦沐知离婚后,他在苏白市会成为孤家寡人。

李伟的出现,让他重新感受到温暖。

这时,一辆黑色吉普车出现在他面前,蒙自忠从车上走下,恭敬的对林辰说道:“林帅,属下来接你回家。”

吉普车一路向南,来到碧水龙城,停在

999号别墅前。

碧水龙城,是苏白市最贵的别墅区。

而这栋别墅,是位于碧水龙城中龙顶山顶峰的云顶别墅。

也是这苏白市中最顶级的别墅,同样是最顶级权利和财富的象征,即使有钱也买不到。

这里原本是打算作为他和秦沐知的婚房使用。

没想到,物是人非。

……

翌日清晨。

云顶别墅上,林辰站在巨大落地窗前,俯瞰着清晨雾气缭绕的苏白市。

忙碌的城市还在沉睡,少有的宁静祥和。

随后一阵铃声打破这份宁静。

林辰接起电话,那头李伟的声音,随即传出:“喂,林辰,你在哪呢?昨天说好的,我陪你一起去民政局啊。”

“碧水龙城999号,我和门卫打过招呼。”

李伟那边手里拿着手机,又看了看时间。

现在不过清晨七点,林辰为了强撑面子,这是多早就跑到别墅门口等着自己了。

想到这里李伟不禁有些心疼,但不忍驳了林辰面子,只好顺着他说道:“那行,进去太麻烦了,我就门口等你。”

李伟知道林辰肯定是进不去别墅区里面,自然不能让他难堪。

林辰“嗯”了一声回应。

片刻之后。

李伟在碧水龙城门口接到林辰,亲自开着奔驰,将他送到民政局门口。

林辰下车时,李伟还按了两下喇叭,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李伟就是要让嫌贫爱富的秦沐看到,林辰其实是坐奔驰来的大款,心中产生后悔。

林辰听闻喇叭声,心思重重的脸上,也不禁莞尔一笑。

要说彰显财力,他一个电话甚至能调动上百架直升机。

但都对那个曾深爱过的人,他想好聚好散。

果然,鸣笛声也吸引了刚到的秦沐知。

看到林辰从奔驰车上下来,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但定睛一看车上驾驶位处,嘴角轻蔑的撇了撇,神情多了几许鄙夷。

“我好后悔啊,一夜不见,您怎么都开上奔驰了,林大老板求求您,不要和我离婚,我有眼不识泰山……”

秦沐知讥诮的说着,随后语气一变:

“林辰,这是不是你想听的?你想听,直接求我就行了。借车演出戏也就算了,但你还借一个我认识的,是在搞笑么?这车是李伟的吧?”

“哦,也对,你也没有钱租车,只能靠往日好友施舍给你免费用用。”

“你为了挽回我,真是煞费苦心了。但是,林辰你错了,既然没钱就好好去工作,养活自己,搞这种虚假的把戏,只会让我觉得你很恶心!像你这种人,永远都是社会的渣滓。”

秦沐知越说越是高傲。

她要重新让林辰成为那个卑微的舔狗。

一个做过监狱的社会渣渣罢了,在自己面前也配找优越感?

林辰顿住脚步。

三年相爱,三年相思,如今感情即将划下句号,好聚好散。

没想到,秦沐知竟这般刻薄。

看着眼前变得他已经有些不认识的秦沐知,没有说话。

见林辰沉默不语,秦沐知认为就和自己猜测的一样,李伟就是林辰找过来帮忙演戏,目的是想要挽回她。

但这样,只会让她更加看不起。

办完离婚证,她走到奔驰旁边,对里面的李伟说道:“李伟,这林辰刚坐牢回来,说不定还是个逃犯,你可别因为这么个废物,把自己的前程给毁了!”

周正豪此时也缓步走来,先和李伟打了个招呼,然后看着林辰,冷哼道:“离个婚还要拉个人陪着,你就这么怕我报复你?怂包!”

李伟瞬间激怒:“周正豪,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这是我兄弟!”

周正豪看了看李伟,皱了皱眉头:“李总,我们两家有合作,算是朋友,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命令我?别的事我可以给你面子,但是这件事上绝不可能。”

“我不妨告诉你,他敢惹我,就应该做好准备,承受我的疯狂报复。这件事我劝你不要掺和的好。”

说罢,不再理会李伟,周正豪眼神微眯盯着林辰,恶狠狠说道:

“你就只会躲在后面让别人出面帮你撑腰吗?废物东西!”

“啪——”

周正豪昨日的红印还未消除,此时一个崭新的红印,印在了同一个位置。

而打他的人,正是李伟。

周正豪正豪怎么都想不到,李伟竟然会当众给了他一巴掌。

他瞬间暴怒:“李伟,你疯了吗!公司不想合作了?”

李伟大吼:“老子打的就是你,说了不准侮辱我兄弟!”

周正豪愣了一下,脸色阴沉的开口:“你要为了这个废物和我周家作对?”

“你知不知道我周家和你们公司解除合作,你会损失……”

“无所谓!”李伟不待周正豪说完,拿出手机:“喂,周家和我公司所有贸易合作,全都暂停。”

和周家合作,获利很大,可以说和周家合作是他最好的选择。

但为了兄弟,李伟别无选择。

李伟想着,就算不和周家合作,也能和其他人合作,赚少点就赚少点,钱财哪有兄弟更重要?

这边刚挂,周正豪的手机随即响起,待他接下电话后,微微皱眉。

冷笑着看了眼李伟,周正豪道:“还真是兄弟情深,为了这么个废物东西主动和我林家解除合作,可真有你的。”

“但你保得了他一时,保不了他一世!”

“实不相瞒,我早想和你那个废物公司解除合作了,只不过碍于违约金,我还在考量。现在好了,双喜临门!”

“谢谢你主动解除了合同,至于那一千万违约金,我就当你是给我和沐知婚礼的随礼钱了!”

周正豪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不忘留下最后一句话:“别以为这事就这么结束了,爱丽丝女王举办的宴会估计你也听说过。”

“我告诉你,我已经搞到了邀请函,到时在宴会随便交结几个大人物就能混几个合作,到时候我再放出话来,看谁敢和你合作!”

李伟呆愣原地,手掌紧握,要是仔细看上面已经布满汗珠。

要知道,能进那种宴会的人的绝不简单。

真找上一个对付他,那简直就像大象踩蝼蚁般简单。

没有想到,周正豪竟然有资格进入宴会。

事情不好办了!

家族都有可能破产!

秦沐知扫看一眼李伟,无奈摇头。

“都说了,林辰这窝囊废,就是个灾星,你非要和他纠缠一起,唉,好自为之吧。”

随后挽住周正豪的肩膀,上车离去。

“你们这对狗男女,赶紧给老子滚!”李伟咬了咬牙。

林辰望着秦沐知的背影,微微摇头。

心中波澜起荡,有些不能接受,挚爱的人,就此离别,心中既有不舍,也有愤然。

他曾以为的人间至宝,没想到只是一团散沙,随风一吹,便消散不见。

从始至终,面对六年感情的结束,秦沐知都没有展现出一丝遗憾甚至十分坚决。

这样的结果,林辰只能强装坚强,努力不将伤感情绪流露脸上。

片刻,他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上前拍了拍李伟的肩膀,道:“李伟,今天谢谢你。”

也就是现在才发现李伟的后背竟然全部被汗水浸湿。

李伟深呼一口气,平复内心慌张,微微一笑,示意没事。

林辰也是随即想到李伟如此的原因,应该是和方才周正豪有关。

李伟为了帮他,将自己陷入困境,他也绝不会不管自己兄弟,于是问道:“那林家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明晚的宴会又是怎么回事?”

李伟叹了一声,道:“林家和我公司有业务合作,没什么,虽然会让公司元气大伤,但资金链不会破裂。”

“至于宴会,最近在我们商圈闹的沸沸扬扬的。”

“就在昨天,那个手握滔天权势的爱丽丝女王,突然空降苏白市,听闻是在在此宴请一位大人物。”

林辰听到这话,没有言语。

他知道那位大人物就是他自己。

事情也就好办的多了。

“这次宴会要是能参加,结交任何一位来能进入宴会的人,都会是平步青云的好机遇。”

李伟眼眸憧憬的看着前方,神情激动:“至于那位风华绝代的大人物和爱丽丝女王……”

林辰微笑说道:“你想见见吗?我帮你。”

李伟微微一笑,抬头看天,苦涩一笑:

“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连苏白顶级富豪都发话,只要能见一面爱丽丝女王,即使端茶倒水,都此生无憾。”

“要是能侥幸看到让爱丽丝女王倾尽所有追求的那个男人,他甚至低头跪拜也不足惜。”

林辰不禁再次笑笑,将手搭在李伟的肩膀上:“明晚宴会,我带你去!”

本来林辰本打算不去这次宴会,但为了帮自己兄弟一把,看来不得不见一见跟着自己来到苏白市的爱丽丝了。

李伟微微一笑,表示感谢。

但他没有把林辰的话当真,自己兄弟什么身份他还是了解的。

怎么可能有资格参加这种级别的宴会?

但李伟也不能直接拒绝,驳了兄弟面子。

叹了口气,李伟已经做好了打算,明日就找个机会让林辰顺个台阶下,遮掩过去。

 
 
 
 
 
 
第4章 校花唐若若
 
 
 

第二日

云顶别墅之上。

林辰正坐大厅,端起茶杯,品上一口,欣赏苏白市的落日余晖。

电话铃声又一次想起,林辰都不用看就知道是李伟。

不待电话那边开口,林辰开口道:“现在距离宴会还有三个小时,太早了。”

“不去宴会,那有什么好玩的,我带你去机场接一个人,你快过来吧!”

李伟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出。

说来也巧,正好老同学让他接机。

李伟一想这是个好机会,让林辰一起过去,也能把宴会的事一笔带过。

林辰直接拒绝,不想出面在无聊的事上。

可李伟却再三邀请:“快点的,我们大学的,你肯定认识。”

林辰听闻微微皱眉,想了想没再拒绝。

片刻之后。

两人来到机场。

林辰淡然询问:“来的到底是谁啊?”

李伟微微一笑,卖起了关子,随即说道:“她是我们当年学校的大美女。”

说起美女,林辰不用猜也能想到。

因为只有那么一位,就是唐若若,当年的大学校花。

是李伟大学时期同班同学。

林辰大学经常和他混迹在一起,于是也和这个唐若若打过一些交道,算得上认识。

但论关系,也仅仅是讲过几句话的交情。

李伟看着没再说话的林辰,神情欣喜:“你说巧不巧,你这刚摆脱秦沐知,这唐大美女就回来了,还是指名道姓让我这个老同学去接机,还说让我带你一起来。不然以她博克集团大中华区总裁的身份和影响力,这接机口我们都挤不进来。”

“要说当年,我们的交情可算不上深,这次竟然有这样的好事,你可得抓住这个好机会,和这个唐若若发展发展感情,我当年就看你们郎才女貌十分般配,指不定兄弟以后还能靠你飞黄腾达!”

林辰并未回话,自从秦沐知背叛后,感情就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痛。

短时间内,他并不想提及关于感情的事。

说话间,下机的人群中,一位美女跃然眼前。

黑色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

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一身普通休闲装依旧勾勒出她曼妙性感的身材。

论身材,论长相,论气质,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比秦沐知强上不知多少倍。

“到了,我们这大学校花终于是等到了。”

李伟神情激动的拉着林辰前去接人。

“哎呀,你这个大忙人,还舍得回来看看我们同学啊。”

李伟人还未到,就打起招呼。

名叫唐若若的女子,微笑回应。

随后眼神看过一旁的林辰,唐若若直接一个扑身上去。

李伟,看见她直接扑到林辰身上,纳闷的不行。

这是什么情况?按理说唐若若和林辰也只见过几面,论交集还没有自己的多。

如今发生这一幕,心中自然疑惑至极。

但这是从李伟的角度的来看。

至于唐若若,她就是听闻林辰回来了,所以指名道姓让李伟带林辰来接机。

而之所以会让林辰单独接机,也是有缘故的。

校园之中的那点交集能算上很小一点,主要的是在国外发生的那件事。

当年她到阿根酋出差时,被反政府军挟持当做人质。

眼看着周围一个个生命随着谈判失败被杀害,唐若若她已经绝望至极,不对生还抱任何希望。

而就在她即将成为下一个牺牲品的时候,一个身影如天神下凡般来到自己面前。

她仅是看见那雄伟的背影,就足以让她莫名心安下来。

接下来的一幕,直接让她三观尽毁。

随着黑色身影的移动,残肢断臂漫天飞舞。

待她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那个男子抱出仓库,身后的仓库也在剧烈的爆炸声中,消失殆尽。

也就是在那阵刺眼的火光照耀下,她看清了男子的脸,那正是林辰。

而那一幕,也让唐若若终生难忘,在心中挥之不去,让她再也难以在心中容下其他男人。

救下自己后,林辰就走了。

虽然她至今也不清楚林辰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会在那里救下她。

但要没有他前来营救,自己恐怕早就命丧荒野,也不可能有今天这番成就。

回想起那件事,唐若若就一阵失神。

这些,李伟无从知道,他也并未询问。

只是,看到这一幕,疑惑片刻后,便直接高兴坏了。

林辰啊林辰,先前还为你的未来着急。

毕竟想要东山再起,一步步奋斗起来,艰辛无比。

没想到,你都把这个财貌双全的富婆俘虏了,这搞什么东山再起,直接起飞啊!

林辰微微皱眉,示意唐若若注意举止。

他也没想到,唐若若上来就直接拥抱自己。

果然是常住外国的人,表达方式太开放了。

唐若若也意识到有些失态,从林辰身上离开。

她脸上微微羞红。

李伟在一旁都看愣了。

这什么情况,漂亮富婆投怀送抱,还一脸嫌弃。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软饭硬吃!!!

“唐大美女,你来的可正是时候啊,我兄弟如今感情受到一些挫折,恢复了单身,你替我给他开导开导,。”李伟在一旁积极的当着僚机。

唐若若微微一愣。

恢复单身?林辰和秦沐知离婚了?

自从那次救命恩情,自己就对他芳心暗许,奈何知道林辰已经结婚。

如今得知林辰恢复单身的好消息,唐若若心中自然是欣喜若狂。

或许这次有机会能借机表达爱意,和林辰再续前缘,成为一对。

“人接完了,后面还有什么事了吧?”林辰整理衣装询问还没回过神的李伟。

李伟一脸疑惑回应:“没,没什么事啊,一会和唐小姐一起吃个饭。”

林辰看看手表,随即开口:“吃饭,恐怕要改天了,今天还有别的事。”

此话一出,李伟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林辰啊林辰,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我特意把你叫来,真就为了接机?

还不想让你顺个台阶下。

怎么你就是不开窍,还要提起宴会的事?

李伟都想撬开林辰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都装的木头疙瘩。

但转头一想,莫非是林辰想借这事来撑撑面子。

毕竟唐若若是大中华区的总裁,林辰自然不想表现的太落魄。

想要给林辰一个台阶下,劝阻林辰不要去的好,于是说道:“林辰,你看这金帝酒店,也没有什么意思,唐大校花刚回来,就这样走,是不是有些不礼貌?”

林辰听到这话,微微点头。

说的确实在理,刚接完机,就突然离开,从礼节来看有些不合情理。

李伟看到这一幕,也是松下一口气,看来这个台阶,是给对了。

林辰只要顺着走下来就好了。

“金帝酒店?”只是此时一旁听着谈话的唐若若开口一句。

随后不待李伟说话,继续说道:“好巧啊,我今天也准备去金帝酒店参加爱丽丝女王的宴会,一起啊!”

这话一出,林辰和李伟不禁都转头看向她,神情各异。

唐若若不明白这句话有什么错。

一来,爱丽丝女王在全球的影响力都极大,这次她回来,也是代表公司来去金帝酒店参加,宴会,虽然她手中也没有门票,但是会有公司的人在宴会上接她进去。

二来,对于林辰能参加爱丽丝的宴会,虽然纳闷的一下,但随即也就释然了。

她身为大中华区的执行总裁,自然知道这爱丽丝女王的实力。

还远在美国她都得知这场宴会可谓是一票难求,多少顶级富豪为之争的头破血流。

但林辰说出这话,她却并不认为是逞能,因为他确实总能带来超乎意料之外的实力,就如同当初在外国从天而降救下她一样。

对能进爱丽丝女王宴会这种事,她是相信林辰说的是真的。

只是此刻,李伟的脸色极为难堪,这一出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不待他再次开口,林辰看了看一旁的李伟,随即说道:“唐小姐,既然也要参加宴会,那正好一起去吧。”

李伟听到这话,脸色更加难堪几分。

要说唐若若,毕竟人家是大中华区总裁,能进入爱丽丝女王的宴会,应该也没有多大问题。

但林辰如今是什么身份,李伟是知道的,他说能进宴会,那完全就是逞能,只是唐若若说出这话,方才的台阶无法走下去,也是骑虎难下,他也能理解林辰说出这话。

只是真要去了,被拦在门外,不禁丢人,甚至还会给唐若若留下不好的印象,那他撮合两人的想法也就彻底泡汤了。

此时,李伟只能硬着头皮微笑这,另起台阶说道:“唐大美女,那我们送你去吧,等宴会结束或者约个时间再一起去吃个饭叙叙旧挺好的,那种地方人多嘈杂,我和林辰都不太喜欢去。”

这话一出,也算是强行给了林辰一个台阶下,但凡知趣,顺着下来,也就也就没事了。

只是林辰并不这样想,只是微微一笑:“没事,到时候给你们安排个贵宾间。”

李伟沉默了。

合着这台阶,林辰压根就不走。

如今还说出贵宾间,到时候就是能进里面的洗手间,自己都烧香磕头了。

看来自己兄弟这是被唐若若的美色一时冲昏了头脑,做下这种傻事。

只是林辰就像看不见李伟如今难堪焦急神情一般。

几人走出机场,来到车前,他缓缓对李伟说道:“你开车,还是我开?”

李伟此时心中真是又气又无奈,但知道自己是劝不住林辰了。

此时李伟除了一脸抱歉的看着唐若若,一点办法都没有。

 
 
 
 
 
 
第5章 宴会入场
 
 
 

金帝酒店。

苏白市唯一的七星级酒店。

此时酒店大厅金碧辉煌,酒店门口更是铺上了艳丽的红毯。

整个苏白市中也仅能前五十位顶级富商能够进入,衙门内因为这件事比较敏感,不能太显眼,争破头才抢上五个席位。

至于外省外市,即使权势金钱莅临顶峰的人物,想要出席这次宴会,也绝无可能。

苏白市一把手和第一富豪,更是早早来到宴会现场,并不是彰显身份特殊。而是为了能赢的宴会大人物注意不敢怠慢,躬身在此接待贵宾。

此时,一行三人来到酒店外。铺面而来的便是包围金帝酒店里三层外三层的豪车。

仅是莱斯莱斯全球一百台限量款幻影,这里都已经看到不下十辆,更不要提阿斯顿马丁、布加迪威龙,法利利那些顶级跑车,更是让人看的目眩神迷,眼花缭乱。

李伟再看看自己引以自豪的奔驰E,显得极为寒酸,更是只能远远挤在外面。

这让他更加担忧,心里急的不行,在这种场子上露馅,那得有多打脸?

时间刚好,宴会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

众记者急不可耐的拍摄一个个前来赴宴的人物。

今晚的宴会必定是苏白市这几十年来最大的事件。

林辰站直身躯,踏步前去,李伟紧随其后。

那种自信的感觉,让李伟一时有种林辰真弄到了邀请函的感觉。

就在此时,一辆莱斯莱斯,引擎轰隆震耳,缓缓停在大厅门口,吸引了众人目光。

从车上走下一男一女。

男子身材修长,一身黑色西服,佩戴一副金丝眼镜,将斯文演绎极致。

女子则是一身金黄色的晚礼服,脖子上佩戴这价值不菲的祖母绿宝石,笑容恬静优雅。

两人正是周正豪和秦沐知。

周正豪刚一下车,便看见正着面前的李伟,脱口而出:“李伟?”

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真是阴魂不散。”

周正豪将手中的邀请函显摆出来,一脸小人得志的神情:“李伟?你是来看我走红毯的?”

他知道李伟压根就不可能弄到邀请函。

他们是什么身份?

想拿到邀请函。

绝对不可能!

李伟面色通红,尴尬的不行。

秦沐知倒是直接无视李伟林辰两人,看向了一旁的唐若若,惊讶开口:“唐若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唐若若在国外混的风生水起她可是知道的,近期会回来参加大学同学聚会。

正打算到时候巴结一下,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

唐若若回应:“我今天刚回来。”

秦沐知直接无视一旁站着的林辰和李伟二人,直接将唐若若的手臂挽住。

“你也是来参加宴会的吧,我们一起进去吧。”

她相信以唐若若博克集团大中华区总裁的身份,绝对能弄到这里的邀请函。

“这……”

唐若若面露难堪的看了看林辰。

秦沐知自作不知,语气嫌弃开口:“原来林辰李伟也在啊。”

还真会找人帮忙,把唐总都给搬出来了。

她就是用脚指头也能想出来,肯定是他们两个恳求唐若若带他们进入宴会。

秦沐知无奈摇了摇头。

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自己对林辰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但他还不惜进入宴会纠缠不清。

这样会让周正豪误会的,一定要阻止他进入。

随后将唐若若拉到一旁,低声说道:“你这些年不在国内待,还不知道,你身边有个刚放出来的劳改犯吧。”

秦沐知瞥看一眼林辰,看着有些疑惑的唐若若,一脸得意的低声开口:“林辰刚坐牢回来,还是因为故意伤人,和这样的男人待在一起,你不怕吗?”

她觉得,像唐若若这样身份的人,财富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峰,安全对她而言更为重要。

面对一个伤人坐牢的犯人,唐若若绝不敢同行。

只要唐若若抛下他们,那林辰和李伟肯定进不去宴会,她也能摆脱林辰的纠缠了。

“不可能!”唐若若斩钉截铁。

秦沐知万万没有想到唐若若会有这种反应:“怎么不可能,我亲眼看到他去坐牢的,就是故意伤人。刚回来的时候,还去我家里大闹了一场。”

她确实亲眼看到林辰坐牢,但她却忘了一点,林辰是替她弟弟进去的。

唐若若瞬间激怒:“林辰是什么样的人,我非常清楚。”

听到这话,秦沐知不禁也有些激动起来:“非常清楚?他就是个灾星,你跟他一起会倒大霉的。”

虽然秦沐知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被一旁的李伟听到,随即愤怒反驳:“闭嘴,林辰当初是替你弟弟坐牢,如今你恬不知耻的见钱眼开,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灾星!”

秦沐知见到李伟听到,不气反笑:“他替我弟弟坐牢,是他自愿的,离婚也是他提出来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总不能陪他喝西北风吧?”

唐若若一脸难以置信,她实在想不出秦沐知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喝西北风,她巴不得能陪林辰喝西北风,都没有那个机会。

想到这里,唐若若不禁开口:“你知道有多少人想陪着林辰喝西北风都没有这个资格!”

说罢,唐若若一把将林辰手臂挽住:“这么优秀的男人,你真是有眼无珠。我当初想追林辰都没有机会,说来还要谢谢你。”

秦沐知看到眼前唐若若挽住林辰,又听闻这番话,不禁气急败坏。

没错,林辰长相不差,看上去很像成功人士,当初自己也就是这样被蒙骗。

他实际能力极差,这样的人,靠着虚假的外表,很容易能赢得如此优秀的女人喜欢,但真实情况又是如何?

真是自己有眼无珠还是唐若她蒙蔽了双眼,秦沐知心知肚明。

以后有唐若若后悔的时候。

周正豪在一旁,原本还是一脸得意的看着林辰被当众嘲讽。

但听到这里,心中顿时宛如打翻了醋瓶一般。

这林辰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将这种有权有势的极品美女迷的神魂颠倒。

再看秦沐知,此时在唐若若面前对比之下,和一个黄脸婆没有区别,心中酸意更加浓郁。

关键论起来,这秦沐知也算是林辰玩剩下的,现在被他捡起来当宝贝。

想他周正豪也是一表人才,多财多亿,也不过是个捡林辰垃圾用的人。

心中不由得怒火中烧,气不打一处来。

当然秦沐知并不知道周正豪心中所想。

她此刻看林辰,心中不禁起疑。

难不成,这唐若若是看中林辰俊俏的外貌,要知道唐若若和她不一样。

她本身已经是有钱有势的人,对她来说享受要比金钱更让她快乐。

这么说来林辰可能只是她众多男人中的一个,一时得宠罢了。

她也想到林辰竟然会堕落成这副模样,为了钱或者是为了报复自己,做出这种出卖灵魂的事情。

想想就让秦沐知觉得恶心反胃。

周正豪看宴会即将入场,随即开口:“好了我们进场吧,错过了时间就麻烦了,犯不着和这种人生气!”

秦沐知冷哼一声:“不和你们胡搅蛮缠了,再见。”

“你什么意思?”

李伟不能做到唐若若那般冷静,他已经受够了这个害苦自己好兄弟的贱女人,拳头紧握。

“你还想在这种地方打人?”秦沐知一脸鄙夷:

“这本就是事实,你们看看林辰,他自己不都已经默许了吗?”

此时的林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言语。

只是静静看着眼前的秦沐知,虽说两人已经离婚,按理说不再存在感情可言,但一日夫妻百日恩,要说他心中没有一丝波澜是不可能的,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放下。

更何况他这些年不论是开公司,亦或是军中摸爬滚打,拼命活下来的信念都是为了她,已经不是用深爱就能表达的了的。

如今说是已经放下,但再见到,无疑让他心中增添新的伤痕。

周正豪并不知道林辰怎么想,只是见他并未言语,直觉得他是太怂,嗤笑一声:“救人者当自救。他自己都这幅德行了,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说罢,昂起胸膛,神情得意和秦沐知走向大厅。

“请你稍等一下。”

宴会门口,周正豪踏步进门,被拦了下来。

林辰低沉声音传出:

“走吧,该我们出场了。”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手机)

此文由 笔趣堂-热门小说导航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男频小说 > 都市情感 » 三年前,他为妻子弟弟替罪入狱。三年后,他是天龙统帅,权倾天下。回到家中,妻子却拥入别人怀中……

感觉不错,很赞哦!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